小路灯

【海风】无题

五六年后的某天,一个平淡的午后,你打开电视,某台又在重播延禧,你突然想起了18年的夏天,你做过的那些疯狂的梦。


还未等你仔细回味令后,手机却忽然叮咚作响,一下子竟然涌入了七八条不同app的提示,新闻、视频、微博…五花八门的标题里出现了一个共同的名字:秦岚。


你迅速打开微博,只见热搜第一赫然挂着:秦岚美国结婚生子【爆】


那一瞬间,你的指尖一阵冰凉,一阵莫名的失落。你点开热搜,看到一段视频,秦演员在美国街头,被路人偶遇,她带着一对将将学会走路的孩童,抱着女孩、牵着男孩,身后还跟着一个你不认识的大叔。你听到女孩子奶声奶气得叫她“妈妈”,她也温柔地回应。


你没敢把视频看完,一时间无法消化这个消息,即便你早就不再沉迷于她和另一位演员的爱情。


你点开了曾经那个无比熟悉的超话,只有两三个帖子在讨论这件事,字里行间,都是失落与祝福;你打开某个群,群里哀鸿遍野,只有几个人还在偏执得等待她的官宣。你笑了笑,没说话。


忽然,秦岚发了微博,也是一条视频。


“很抱歉隐瞒了大家,我的确结婚了。”她扬起了左手,无名指戴着钻戒。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老爸!”她指了指那个偷拍视频里的大叔。


“这是我儿子和女儿。来,宝贝们,跟大家打招呼~”她搂着两个孩子,对着镜头亲昵得说。两个孩子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镜头。


女孩子傻乎乎的神情,让你觉得似曾相识。


这视频,好像也没什么了,除了玻璃窗上映出模糊的拍摄者的身影。


你回到群里,看到大神已经迅速处理了的视频截图。


玻璃上,清晰可见的,是一个你再熟悉不过的,笑起来傻乎乎的人。

———————END———————

记录一下昨晚的梦~

是甜的啊!!没看懂的请反复阅读理解!!



【海风】逃脱(四)

06.

“田子琪,女,16岁,海风四中高一学生。2018年1月3日晚七点被父母发现死于家中……”

 

“张聪,男,32岁,海风市居民,无业,有吸毒史。尸体于2018年2月18日上午九点在滨湖公园湖中被发现……”

 

“陆小明,男,25岁,乞丐,2018年4月29日凌晨五点尸体在金川路立交桥下被发现……”

 

“还有罗强……心脏主动脉破裂,一刀毙命……全都是一刀毙命……”

 

吴乃言坐在顾燚的办公室里,翻着卷宗,口中念念有词:“有男有女,有小孩有大人,从学生到乞丐……”

 

“你看出什么门道了?”顾燚还在埋头研究今天现场的痕检报告,希望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没有,这种无差别杀人,你们这么久都查不出来,我也想不到什么了。”吴乃言叹了口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好奇怪啊,你看第一个案子的被害人,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身赤裸,被捆绑起来,身上还有伤痕,但是却没有被性侵的痕迹,这个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女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不过以我目前的判断,应该是个男人。”

 

温柔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打断了吴乃言的思路,乃言回过头,声音的主人正站在门口。

 

来人踩着黑色的半高跟鞋,及膝短裙下是修长的双腿,米白色的雪纺衬衫领口微开,棕褐色的卷发顺着光洁的额角波浪似的披散下来,细碎的刘海下藏着一双深邃的眼睛。而这双桃花眼,此时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吴乃言像是上课看漫画被老师抓到的学生,羞得低下头。

 

顾燚丝毫没察觉到自己小徒弟此时的尴尬气场,只顾着招呼秦岚:“诶?你怎么来了?我不让你去接孩子吗?”

 

秦岚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得亏自己提前打电话问了老师,要不大中午的真是要白跑一趟:“珞珞幼儿园今天有联欢会,两点多才放学呢,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啊,这都不知道?”

 

她骂得好像有道理,顾燚无言以对,赶紧转移话题:“这么着急过来,想看卷?”


顾燚明知故问,边说边拉开抽屉,拿出准备好的罗强案报告。秦岚径直走到办公桌前,站在乃言身侧,伸手要接过资料,动作幅度一大,发梢就不小心打到了乃言的耳朵。

 

乃言还没从刚刚的尴尬里缓过神,被这么一蹭,酥酥麻麻的,耳朵竟然红了,她立刻唰唰唰翻起了手中的纸,掩饰自己的慌乱。

 

秦岚好笑地皱起眉,跟顾燚打趣:“新收的小徒弟?怎么半天了都不说话啊。”

 

“魏老师闺女,今天才来。乃言,快跟人问好啊,你怎么傻了?”

 

可是这个姐姐该怎么称呼啊?吴乃言在记忆库里略微检索,只对秦岚的脸有一点模糊的印象,不过综合刚才顾燚和她关于接孩子的对话,乃言自信地得出一个结论,她仰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秦岚,像小学生一般庄重地说:“师娘好!”

 

“噗……”顾燚一口茶全喷在了卷宗上。

 

“什么师娘!我是你山风姐姐!”秦岚又好气又好笑,“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小奶盐?”

 

“啊?”山风姐姐?乃言在心里嘀咕了两句,脑中一道闪电划过,终于把这个称呼和模糊的以及串到了一起,激动地站了起来。

 

07.

八岁时,乃言刚被魏清收养,可魏清工作繁忙,经常无暇照顾乃言,就让学生去接送、照料她。魏清这么做,一方面是怕雇来的保姆对孩子不够细心,另一方面,学生们主修心理学,能及时观察到她的状态,替她疏导,尽可能减少车祸留下的心理阴影。

 

而秦岚,就是这些学生之一。那一年她十九岁,读大二。

 

“你好啊言言,我是你爸爸的学生,我叫秦岚。”秦岚说着,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你看,这么写。”

 

“秦山风。”乃言点了点头,看见纸上写得上下过于分开的岚字,认真念着,“山风姐姐。”

 

秦岚小时候被同学们起过山风的外号,那时候觉得太难听了。可现在从这个孩子的嘴里听到同样的称呼,竟然觉得很可爱。

 

“我是山风,那你是什么呀?”秦岚笑着提起笔,笔尖在纸上跳动,写出了“奶盐”两个字,故意逗吴乃言,“言言的名字是不是这么写的啊?”

 

吴乃言急了,伸手要抢秦岚手里的钢笔,“才不是呢,你写错了写错了!”

 

“没错啊,奶盐味的饼干我很喜欢吃呢。”秦岚摸了摸乃言的小脑袋,“待会把作业写完,姐姐带你去买饼干吃好不好?”

 

“嗯!还要吃巧克力!”

 

……

乃言现在还记得,魏清那么多学生里,就山风姐姐最温柔最漂亮,后来她毕业去了国外读书,又留在国外工作,乃言还为此伤心了好久。前几年听魏清说过秦岚回国了,在海风市警校任教,乃言却去了B市上大学。

 

这么一数,竟然有十二年没见了。小时候模糊的影子和面前的人重叠到一起。如今的秦岚虽然年过三十,却比她记忆中的样子更加有魅力了。

 

“山风姐姐!”乃言站起身握住了秦岚的手,咧开嘴角高兴地大笑,“我好想你啊!”

 

“小奶盐长高了好多啊……”穿着高跟鞋的秦岚比乃言高了小半头,“嗯,可是还是没我高。”

 

“小时候你就老说我矮,我就是被你说多了才不长个儿!”乃言忽然想起小时候,秦岚总爱摸着她的脑袋说“小奶盐快长高”,每次秦岚这么做,旁边就有一个人学着秦岚的样子,说“小山风快长高”……是谁来着?

 

“姐姐,你记不记得那时候还有一个人,每次都跟你一起来接我。”

 

秦岚愣了一下,笑容僵在脸上。

 

“咳咳,你们姐俩等会再叙旧!”察觉到不对劲,顾燚不着痕迹地打断了乃言的问题,沉下脸,摆出了队长的架子,“乃言你先出去,我有公事跟你岚岚姐说。”

 

“噢,好…”


吴乃言扫兴地走出办公室,还是没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不过这不重要了,现在她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她真好看。”


——————————TBC————————

【海风】杀青

2017/09/17 

“小猴儿现在演得越来越好了!”

“是皇后娘娘指导得好~”

“待会演完最后一场,本宫就杀青了…”

“嗯,我一定好好演。”

“咱们都要加油鸭!”

……

“娘娘!”

“怎么了小猴儿?”

“你走了,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别怕,我一直在。”


—————————————————

2018/11/01 

“谨言的演技真是越来越好了。”

“是秦岚姐教得好。”

“今天最后一场,我们要好好演。”

“嗯,我知道。”

……

“岚岚姐等一下!”

“嗯?怎么了?”

“没事…岚姐再见。”

“嗯,再见。”

-哪里才会有黎明?

-别急,黑夜让我拥抱着你。

【海风】逃脱(三)

05.

海风市公安局。严肃压抑的空气笼罩在会议室上空,人们或和身边人小声探讨案情,或是低头专注看着手头的资料,吴乃言第一次参与命案的专题会议,见到这阵势,兴奋中难免有些紧张,也有样学样,开始在纸上圈圈画虎些什么。

 

“咳咳。”顾燚一声轻咳,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开始吧,苏苏,梳理案情。”

 

“是。”苏晴站起身来,走到投影机前,轻点了几下鼠标,屏幕上立刻播放出了凶案现场的照片。

 

“2018年6月1日上午五点二十三分接到报案,案发地点位于南平路38号胡同。报案人是下夜班回家的附近住户,称一名中年男子遭人杀害。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现场确认被害人死亡后,立即通知了市局重案组。”

 

“被害人罗强,男,42岁,身高一米八。海风市城北区人,富强投资公司的老板。经查证,这是个空壳公司,初步调查显示,这个罗强跟本市的几家地下赌场有关系,说白了,不干净。”

 

顾燚点点头,示意苏晴继续。

 

“罗强的父母几年前相继去世,妻子也与他分居多年,他儿子今年上高二,孩子平时跟着妈妈住,互相之间很少来往,父子关系僵硬。”

 

“社会关系呢?”顾燚问道。

 

“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走访。不过我们找到了被害人的司机,他交代说昨天罗总和几个朋友喝酒,凌晨两点半点左右让他开车去接送他回家。不过他把被害人送到北城公园时,被害人突然说要自己散步醒酒,他就自己开车回家了。”

 

“他把一个醉汉一个人扔在公园里?”吴乃言听到这里忍不住惊讶发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苏晴被打断,不满地皱了皱眉,乃言有些尴尬,低头不做声了。

 

“北城公园离被害人家很近,步行大概只需五分钟,司机说罗强曾经有几次也是酒后要到公园散步醒酒,他就没有加以劝阻。”

 

“他最后和被害人分手是几点?”

 

“公园南门的监控正好拍到了他的车,是三点零五分。不过后面被害人进了公园,就没有拍到了。现场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顾燚示意苏晴坐下,他转头看了看吴乃言,乃言一脸认真在纸上记录着笔记,这孩子挺用心。

 

 “区缈,你说。”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警站了起来,女人大约三十岁上下,头发在脑后盘起,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神情冷淡,冰冷的气息让吴乃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看着不像是警察,倒像是教导主任。

 

“尸检报告已经发到大家手上了,我简单说明一下。”

 

等女人开口,吴乃言才明白过来,什么教导主任啊,这姐姐是个法医。

 

“我们六点半到达现场时,初步判断死者死亡时间约在三小时以前,刚刚我又对死者胃内容物进行了分析,根据消化情况,应该是最后一次进餐的一个小时以后死亡,胃中大量的烤肉和酒精,与司机交代的情况对应,确定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左右。”

 

“死者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高达200mg/100ml,属于严重醉酒状态。”

 

“死亡原因是心脏大动脉破裂导致的大出血,凶器应该是水果刀一类的利器,现场并未发现凶器。除此之外,死者颈部有被掐过的痕迹,却没有抵抗伤。”

 

吴乃言若有所思,死者体格健壮,即使醉酒,也应该不至于对凶手的胁迫毫无招架之力,既然没有抵抗伤,说明凶手行动敏捷,力气很大。联想到自己在现场看到的血脚印,大约能推算出凶手身高一七五左右,这个体型还算中等,足以一刀刺死一个一米八的醉汉。

 

“从伤口的形态推算,凶器是由下而上刺入心脏的,我计算了角度,这个凶手,竟然只有一米六五。”区法医不紧不慢,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一米六五?众人哗然,这么凶残的凶手个子竟然这么小吗?

 

“不可能啊,那个血脚印明明……”吴乃言下意识地打断了她,区法医看了看这个不起眼的新人,不易察觉地勾了下嘴角,对乃言的话不置可否。

 

“其实目前还是不能确定凶手的身高,这个凶手经验丰富,鞋码和入刺角度可能都进行了伪装。”顾燚赶紧从中协调,避免了一场关于争论。现在比起凶手的身高,能不能确定串并案才是最重要的,他看向了坐在会议桌尽头,一直沉默不语的局长。

 

“局里已经决定,把这起案件并入103案进行侦破。”丁局长语重心长道,“小顾啊,你们专案组都成立半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

 

“局长,您相信我,我一定尽快破案!”顾燚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没底,这已经是第四次命案了,凶手的反侦察的能力和心理素质都是一流的,每次杀人都像是打游戏一样轻而易举,警方在无数线索中抽丝剥茧,一块一块地拼图,却依旧毫无进展。

 

吴乃言早对103连续杀人案有所耳闻,只是碍于社会新闻的对此的封锁,她了解到的信息并不多。好奇心强烈的她也曾想过从魏清那里套取点资料,可惜魏清早就过上了在山里养花种菜,闲云野鹤的生活,对案子的事儿一概不问了。

 

她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市局早就成立了103专案组,顾燚任组长,组员也都是各队的精英力量——可惜一群精英忙了半年也没抓到凶手。

 

顾燚分配完了各组的任务后宣布散会。吴乃言从压抑的会议室中走出来,在自动贩卖机里拿出冰咖啡,走到走廊的窗户前,叹了口气。

 

“怎么了,小鬼?”顾燚也拿着罐咖啡,走到她身边,“还没开始就泄气了?”

 

“不是,师父。我只是觉得,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原来办案不是像在学校里那么简单的。”

 

“是啊,你要学的还多呢。待会我把103案的卷宗给你,你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嗯……”吴乃言喝了口咖啡,望着窗外,又陷入了对案子的思考。

—————————TBC—————————

这章没有岚岚…我尽力明天让她们俩见面…

想认认真真写个长篇刑侦类的爱情故事,大家多担待着点,后面爱情的部分会多起来的!

PS:

燚读yì,区在姓氏里读ōu…

【海风】逃脱(二)

03.

吴乃言换上衬衫,一丝不苟地扣上最上面一个扣子,冲镜子里的自己敬了个礼,今天是她到警队报道的第一天。仪容仪表,不能马虎。


虽然在警校也穿了四年的警服,可今天这套崭新的蓝色制服穿到身上,感受却完全不同。


“爸爸,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乃言摸着手中的手铐,手铐已经生了锈,上面还染着斑斑血迹,不是手铐的主人不知爱惜它,而是特意不去擦拭,她怕将血迹擦掉,父亲最后的温度也就消失了。这幅手铐陪伴了自己十四年,如今,自己终于正式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

 

正欲出门,手机响了。

 

“喂,小吴啊,不用来警局了,直接到现场。”

 

“啊?啊!”吴乃言发出难以掩饰的惊喜声,“有案子啦!”

 

“死人了至于这么高兴吗?快点,地址发你手机上了!”电话那头的小警察忍不住吐槽,不等吴乃言反应,就挂了电话。

 

被前辈训斥了一句,乃言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小声对已经挂断的手机说了句抱歉。有人不幸遇难,她确实不该这么兴奋,这会儿没人还好,要是在受害者家属面前这样,被投诉都是小事,指不定还要挨一顿揍。

 

可是这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接触命案啊!从有记忆那天起,她最崇拜的人就是父亲,从小别的女孩子玩洋娃娃,她却喜欢玩爸爸的手铐和警徽;别的小伙伴扮家家酒,她拉着邻居小男生演警匪片;别人说长大了要当老师、当科学家,她拍拍胸脯说要做一个和爸爸一样的警察。

 

直到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带走了乃言的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也只有父亲随身带着的手铐。父母的好友魏清收养了在车祸中侥幸逃生的乃言,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抚养大。

 

魏清也在海风市警校任教,资深的心理学专家。他本想让女儿直接报考本校,做自己的学生,哪知道乃言倔得很,自诩成年了,要靠自己,偷偷报考了离家千里之外的B市的公安大学。魏清想着能磨炼她,也就随她去了。他一个人辛苦了这么多年才把女儿拉扯大养了,也终于落得清闲,干脆辞职跑到乡下提前享受起了退休生活。

 

吴乃言离家求学以后才知道生活的现实,尽管自己在学校里理论和实战课都能总拿到前三名,可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很多机会学校总会给男生。比如大四的实习,和自己成绩差不多的男生可以进入重案队,自己却被分到了现案队,接触的都是盗窃之类的案件,实习了几个月愣是没见过一具尸体。白瞎了自己蹭过的那些法医课。

 

等毕业了,乃言凭借综合第一的成绩考回海风市公安局,想着在自己的地盘,总能进重案队了。哪知道魏清那个老头子,说怕女儿有生命危险,竟然准备找人给她安排文职。吴乃言跟他大吵了一架,才终于争取来了进入重案队的机会。

 

老头子说了,进重案队可以,但是只要受了伤,哪怕蹭破了皮,都得给他老老实实滚去文职干活。

 

乃言内心憋着一股劲,她一定要干出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

 

04.

吴乃言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巷子的出入口都拉起了警戒线,巷口站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费了好大劲才挤过了人群。


“师兄好……”她对着守在警戒线跟前的警察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亮出了自己的证件,“我是那个,今天新来报道的。”

 

乃言说着,冲里面瞥了一眼,暗示小警察放自己进去。小警察看着这个活力四射的小师妹,红了脸,接过她的证件,仔细看看了,轻咳了一声:“哦,你是魏老师的女儿吧,我知道你。”

 

听到这句话,吴乃言有些丧气,怎么走到哪里她都摘不掉“魏老师女儿”的标签。

 

“那我现在能进去了吗?”

 

还没等小警察回答,巷子里就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女声,“新来的,怎么这么慢,快点进来,磨蹭什么?”

 

苏晴上下打量着吴乃言,早就听说这丫头了,今年综合第一,可这人看起来怎么傻乎乎的,转念一想,这是魏教授的女儿,面试里的水分有多大,闭着眼也知道。“关系户”,她在心里暗暗给吴乃言下了定义。

 

吴乃言在催促下慌忙穿好鞋套,一头扎进现场。

 

刚走进巷口,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混着若隐若现的尸臭以及满地呕吐物的酒臭味,酸爽的滋味直冲天灵盖,没吃早饭的她闻着这味道,有些生理反胃。强忍住了恶心,走到顾燚身旁。

 

顾燚此刻正蹲在地上查看血迹,和痕检员认真交流着。尸体早已被运走,只在墙角留下了白色的粉笔线。

 

“顾老师!”吴乃言小时候见过顾燚,他那时候时不时就往自己家跑,请魏清帮队里侧写凶手,不过四年多未见,一时间还真有点认不出了。

 

“来了啊。”顾燚头也不抬,“这不是在学校,不用叫顾老师,叫师父。”

 

“师父好!”乃言嘴甜,立刻叫上了。

 

顾燚这才抬头看了看吴乃言,小丫头还是那么瘦,却比小时候看着结实多了,这几年学没白上。


“嗯~好徒弟!”顾燚很享受这个称呼,“你来说说看,这现场你能看出来什么?”

 

吴乃言认真端详着现场留下的痕迹,略微思索了片刻,便念念有词道:

 

“地上大滩浸染状血迹,流了这么多血,应该是失血过多死的,周边地面和墙上还有少量抛射状血迹,怀疑大动脉出血,另外,血迹在这个位置…”


吴乃言走到尸体轮廓线正对面,继续说。


“这里断了,凶手当时应该是站在这个位置,身上一定喷到了血。然后是……血足迹,对,根据这个鞋码……” 


吴乃言伸出手略微比划了一下,“四十码左右,凶手身高在一米七五上下,还有……”

 

“好了。”吴乃言说道兴头上,顾燚打断了她,“苏苏,你怎么看?”

 

“我觉得挺好,书背的不错。”苏晴打趣。吴乃言说的这些不过是刑侦课的基础知识,压根看不出来实力。

 

顾燚笑了笑,他心里对吴乃言很满意,虽然这丫头没说出什么一鸣惊人的结论,但光凭着第一次出现场就丝毫不怵,还能这么稳定的推理,他很看好这个小徒弟。

 

吴乃言被怼了一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连尸体都没见到,能说出这些就不错了!

 

“师父,那咱们接下来?”

 

“这边也忙得差不多了,收队,回家开会!”

——————————TBC——————————

感觉这个人设有点犯忌讳,盐盐就不用原名了,改成吴乃言…

然后刑侦的专业知识方面,有错的话欢迎指正,我对这方面也不是很了解,写不了太深,轻喷。

【海风】逃脱

完全架空,ooc预警

悬疑刑侦,长篇连载

01.

2018年6月1日。

海风市,凌晨三点半 。


阴暗潮湿的小巷里,漆黑一片,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扶着墙,吐得混天黑他,丝毫没有察觉一个黑影正从背后接近。


“嘛呢?吓我一跳!”男人伸手欲拉下肩上的手,却摸到了毛线的手感。诧异地转过头,对上的却是一双冰冷深邃的瞳孔。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少年。


他身形瘦弱,穿着与季节不符的一身黑色皮衣,戴着黑色的棒球帽和口罩,手上更是诡异地戴着一双针织手套。这身打扮,活脱脱就是个杀手。


在道上混迹多年,男人本该对这种替人寻仇的小喽啰见怪不怪,可此刻,还是被少年身上前所未见的杀气吓到了。 


男人用仅存的意志努力回想着自己的仇家,还未等他理清思路,少年就迅速伸出左手扼住他的咽喉,将他死死抵在墙上。没想到这孩子虽然比自己矮了一头,力气却不小。


“小兄弟……有话好说……你知道我是谁吗?”男人被他掐得喘不过气,脸憋成了猪肝色,“为了点钱,不至于!”


 “呵…”少年发出一声冷笑,扼住他的左手加重了力道,右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直插入男人的心脏。速度之快,让醉酒之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你是……”男人难以置信地捂住胸口,痛苦地跪在了地上。 


“我从来不跟死人说名字。”少年突然笑弯了眼睛,眼神中的杀气被调皮所取代,发出了清朗的声音,“但是今天爷高兴,告诉你吧……”


“吴慎行。”


这是男人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三个字。


少年转身离去,脚步轻快,皮靴踩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腰间金属撞击声清脆悦耳,走着走着,他竟欢快地吹起了口哨。


声音渐行渐弱,小巷又回复了往日的平静。


02.

清晨六点,顾燚被一阵催命的手机铃声吵醒。


从警十三年,手机24小时不关机早已成为习惯,他知道这个时间的电话,一定是有大案发生了。按下免提的同时,顾燚从床上弹起来,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


“顾队,南平路38号胡同,命案!”

“现场什么情况?”

“死者是一个中年男人,身份还没查清,一刀毙命,技术队已经过去了!”

“我马上到。”


又出现了。一刀毙命,虽然法医报告还没出来,顾燚基本可以确定,这种相似的手法,十有八九是出自那个连环杀手。


年初以来,不算今天,海风市已经发生了三起类似案件,至今未破。每次都是一刀毙命,下手稳准狠,每次都在监控死角,现场也不留痕迹。是个经验老道的罪犯。 


虽然上头已经尽力将舆论压下去,可是给警员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作为重案队队长,他知道,再不破案,多拖一天,就有可能多一个被害人躺在血泊中,多一个家庭妻离子散。


“妻离子散……”坐在出租车上,顾燚叹了口气,别说受害人妻离子散了,他的家庭又何尝不是因为这些罪犯而支离破碎呢? 当上警察以来,他一直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一年到头完整陪伴家人的时间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虽然因为勤恳工作,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支队长,妻子却因为聚少离多而离开了自己。如今儿子跟着自己也是命苦。


五岁的顾珞珞平时住在爷爷奶奶那里,周末才回家一趟。有时候甚至因为办案,一个月都难见儿子一面,本来今天答应了要陪儿子过儿童节,看来又要食言了。他真是恨透了这些杀人犯。


想到这里,顾燚掏出手机,给好友打了通电话。虽然还不到六点半,但他知道,秦岚早就起了,这个点打电话不算打扰。


秦岚是自己警校的学妹,主修犯罪心理学。大二开始就作为老师的助手,帮警察解决案件,是个心理学天才,尤其擅长人物侧写。


她当初留学归来,选择回校任教,今年不过三十二岁,已经当上了教授。不仅是警校内部,甚至全国警界都流传着这位女神的传说。


不过他现在打这通电话不是为了让秦教授帮自己破案,而是——


“喂,秦大教授,今天又要麻烦你了……”


“接珞珞对吧?带他去过儿童节?” 


秦岚刚晨跑回来,正准备去洗澡,接到了顾燚的电话,一听到这尊称,就知道这哥们又要让自己帮忙带孩子了。


“对对对,回头请你吃饭啊!” 


“拉倒吧顾队,您欠我的饭都够摆仨月流水席了吧?”


“这顿饭,你一定得吃。”顾燚停止了玩笑,语气严肃,“他又出现了。”


秦岚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当然知道顾燚说的“他”是谁。


他——海风市0103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TBC————————

为了满足脑洞而冲动开了连载,目测是长篇了,希望能填完…小说名字随便起的,也许后面会改

嫁给我,或者我嫁给你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