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汪曼春×田明媚】第一章 重获新生


1940年10月初


深夜,一辆改装后的黑色货车缓缓行驶在乡间小路。车内寂静地让人昏昏欲睡。副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子打着哈欠,摇下车窗,凉风一下灌进来,他打了个寒颤,打破了沉默:“哥,你说这人还能活吗?一个女魔头,死有余辜,咱把她扔了得了!”

开车的人点了根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圈,继而慢慢说道:“明诚说了,她是军统安插在76号的卧底,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她安全送出上海。”

“卧底?她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汉奸!我看就是毒蛇鬼迷心窍了!”年轻人显得有些激动,“你知道他俩可是旧情人……”

“住口!”石恺瞪了他一眼,把烟扔出窗外,继而又恢复平静,“我们只要完成上头的命令,别节外生枝。”
男人愤愤不平地低下头。后座的女孩见他认了怂,噗嗤一声笑出来:“阿透啊,就别抱怨了,我看这活挺好的,就权当……是去郊游了!”

“呸!谁要到这荒山野岭的鬼地方郊游!”

小桐并不想听他唠叨,她侧过脸去,仔细望着那躺在担架车上熟睡的人。苍白的脸色并不能掩盖女人的美艳动人,一对柳叶眉紧蹙,长长的睫毛轻颤,肌肤如玉,吹弹可破,精致的鼻梁下,小猫唇微微翘起,可惜缺了些血色,不然定是如玫瑰般娇艳欲滴,勾人魂魄……

“她可真是好看”,小桐在心里暗想,“我若是能有她一般好看就好了。”

小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将汪曼春的眉头舒展开来。指尖将将要触到那女魔头时,车子却突然颠簸起来,把她吓了一跳,迅速缩回了手,仿佛刚刚的举动亵渎了这个睡美人,有些做贼心虚。

汪曼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初春的湖南黔阳,油菜花开得正盛,她看见十六岁的少女漫步在花海之中。前方是一个翩翩少年,女孩轻声唤到:“师哥!”,少年回过头来,冲她绽开笑容,伸出了手,女孩也莞尔一笑,冲明楼跑过去。曼春看着这一切,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忽然画面一闪……

深秋的上海寒气逼人,冷风萧瑟,大雨倾盆,汪曼春看见那少女站立在洋房外,任凭冰冷的秋雨侵蚀她单薄的身体,小曼春倔强又坚定地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门开了,阿诚撑着伞跟在明镜后头,明镜带着嘲讽的笑容走过来。“哟,汪大小姐倒是有毅力,都站了一宿了……可你别忘了,明楼到底是我明家人!”

明镜将手中的东西狠狠摔在女孩面前,那是件衬衫,是曼春送给明楼的衬衫,衬衫已经破烂,上头还染着鲜血,她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手帕,上头绣着鸳鸯,利落地撕成两半,递给小曼春:“这些都还给汪大小姐,从此我们家明楼和你一刀两断。只要我明镜还有一口气在,你就永远别想进我们明家的大门!”

女孩怔住了,眼看着明镜转身离去。在门要关上的一瞬间,她大声吼道:“好啊!那我现在就等着你死!”

那声怒吼回荡在雨中,随着大门砰地一声关上,汪曼春攥紧了拳头,这一幕她实在是不想忆起,这是她一生悲剧的开始。接着,画面快速闪烁着,从她被南田洋子选中栽培,进入76号,到明楼回国她重燃希望,再到明台被杀自己被捕,最后……死在了最爱的男人枪下。

对,我死了,原来死后也是会有感觉的?那我是要去哪里?十八层地狱吗?呵呵,那明楼呢?明镜呢?凭什么?!曼春心里愤怒又不甘,逐渐地转化为胸口的疼痛。身子越来越重,一直在下坠,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好吵啊……
“啊!”汪曼春猛地睁开双眼。

“呀!你醒啦?”小桐被她吓了一跳,“我还真担心你就这么死了。”

曼春皱着眉头,努力的适应眼前的环境,她在一辆颠簸的车里,这车开往哪里?地狱吗?不,胸口强烈的痛感告诉她,她没有死,费劲地吐出四个字:“这是……哪儿?”

“就快到杭州了!”副驾驶飘过来一声回应了曼春的问题。阿透回过头,“汪小姐可真是命大!”

可这显然不能解决她的困惑,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要去杭州?这几个人又是谁……太多的疑问。还未等她开口询问,司机却主动答疑:

“你不用猜我们是谁,我们只是奉了上头的命护送你出上海。”

曼春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打量着司机,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蓄着胡须、戴着帽子,看不清长相,凭借多年在情报处的工作经验,她知道,这人十有八九是重庆政府的。军统……和明楼有关系吗?曼春还未来得及仔细思索,石恺的声音又在车厢内响起: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

“76号情报处前任处长汪曼春越狱后被新政府的明长官击毙于明家面粉厂。面粉厂爆炸,汪曼春尸骨无存。”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和自己的死讯,汪曼春的胸口再一次开始发闷。

“你叫王雨蔓,28岁,苏州人,家中做丝绸买卖,日本人攻下苏州城,你家人全都被杀了,你一路逃难才到了黟县。”

“到了黟县,我们会给你安排好住所和档案。”

“子弹没有伤到内脏,可你从楼上摔下来,肋骨和右腿都断了,加上失血过多,还需要好好休养。我们走得匆忙,路上小桐会照顾你的。等到了那边再给你找医生。”

“既然已经到了杭州城,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到黟县了。那里山势复杂,易守难攻,暂时不会被日本人盯上,很安全。山清水秀的,适合静养。”

石恺一口气说完了一串,倒也没有什么废话。汪曼春很快就消化了这些内容。看来那个背后救她的人已经替自己安排好了一切后路。会是师哥吗?还是明诚?可明家兄弟把自己耍的团团转,怎么会救她?明楼,到底是谁?是重庆政府?这三个人和他们明家人又是什么关系?

汪曼春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猛烈地咳嗽又引起肋骨的剧痛,她用手撑着床边想要坐起来,却丝毫使不上力气,刚撑起一点角度,又摔在担架床上,喘着粗气。

小桐看着她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连忙按住曼春的肩膀:“汪小姐,再睡一会儿,天快亮了。快到了、快到了。”

曼春重新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小桐给她推了一支吗啡,缓解了她身体的疼痛。脑中继续想着这一切,车厢摇摇晃晃,汪曼春渐渐睡去。

“唉,这女人还真活了,怎么不死了得了!”阿透小声抱怨。

小桐伸出手狠狠敲了他的后脑勺:“你小点声,不怕把她吵醒了弄死你啊!”

“得了吧,她现在哪还能动啊,真不知道毒蛇哪根筋不对,留着她一条狗命到底有什么用……”

“嘘,你们俩别吵了!快看前面!”石恺突然警觉起来,那两人也安静了,齐刷刷地看向了不远处的灯光……
————————————
第一次写文,语文渣一个,将就着看吧
纯靠脑洞打天下
本文所有配角均由民间不正经组织 红袖招 成员客串
小明媚大概要下一章才能出来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