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脑洞小剧场】陈一凡×赵佳妮

1.
“陈一凡!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赵佳妮冲着手机,用最大的音量表达着她的不满。

陈一凡已经出差整整两个星期了,当初说好了五天就回,现在却好像赖在日本,乐不思蜀了。

“佳妮你听我说啊,我这边临时出了点问题,很快就能解决……”,听筒里传来陈一凡温柔又沉稳的声音,“明天就回去。”

“你都说了几次后天了?说,是不是看上哪个日本小姑娘了?!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哼!”

“嘟嘟嘟……”

显然佳妮并不想听陈一凡解释,把手机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喂?喂?”陈一凡知道,她可爱的小媳妇儿又在吃醋了。想到佳妮生气的小脸,不由地扬起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

身旁的助理感觉自己又被塞了一把狗粮。

戴上墨镜,发动车子,深吸了一口气,陈一凡喃喃自语:“小妮子,别让我抓到你在家做坏事哦~”

浦东机场前,宝蓝色的玛莎拉蒂扬长而去,只留下引擎声,和被无情的陈总丢下的助理小路。

2.
陈一凡手里捧着佳妮最爱的玫瑰花,心满意足地推开自家别墅的大门,“媳妇儿我回来啦!”迎接她的却是空荡荡的客厅,并没有想象中的小可爱飞奔过来抱住她。

“老婆~我回来了!”
“佳妮?”
“赵佳妮?”

陈一凡的笑容逐渐消失,从书房到卧室,连卫生间都找过了。这灯都开着呢,人跑哪去了?

电话也不接,不会真的生气离家出走了吧?

把花丢在茶几上,陈一凡开始思考今天的惊喜计划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明明跟轩轩串通好了说今晚要他把佳妮留在家里的,这一大一小反倒是都不见了。

想不出头绪,一凡准备进卧室先洗个澡。

3.
打开卧室门,陈一凡的手还没摸到灯的开关,就被不明物体一把扑住。

不明物体双手紧紧环住她的脖子,重量全部放在了她身上,呼出的热气打到陈一凡的脸上,好在黑暗隐藏了她瞬间通红的脸。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陈一凡决定说点什么。

“佳妮……”话还没说完,柔软的唇瓣送上,一凡愣了一秒,便欣然接受了这个吻,搂住了怀中人纤细的腰,热情地回应着。

双唇交叠,房间里瞬间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一凡……”佳妮抬起一条腿,似有若无地蹭着一凡的腰。佳妮只裹着宽大的浴袍,陈一凡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可爱的小妮子到底是跟谁学的,今天竟然这么勾人。

“陈总,你有没有想我呀?”佳妮在陈一凡的脸颊轻轻印上一个吻,接着贴上了她的滚烫的耳朵,在耳边暧昧地说:“我空虚,我寂寞,我冷~”

已经成了木头人的陈总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凭着本能亲吻着怀中人的脖子,不安分的双手开始游走。突然,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佳妮……那个……我还没洗澡……”

4.
“陈一凡,你到底在日本都学了什么啊!”浴室里,赵佳妮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陈某的杰作,红着脸抱怨。

浴缸里的陈总玩着手中的泡泡,得意地挑眉:“是你先动的手,不要恶人先告状。”

“你不喜欢吗?”佳妮转过头,委屈地盯着陈一凡的眼睛,嘟起了嘴巴。

陈一凡觉得今天的水温太高了,她都快透不过气了。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是不是轩轩出卖我?咦?轩轩呢?”

“我把他送到我妈那去了。”赵佳妮神秘一笑,“谁出卖了你,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陈一凡想不通究竟是谁把她卖了,眼前人再次跨进浴缸:“一凡,现在才八点……”

“老婆,我好累,唔……”

浴室里的温度逐渐攀高,热气氤氲。
无需言语,无尽浪漫,无限可能的夜晚……

5.
被遗忘的小路开心的吃着泡面追着《伪装者》:被周扒皮老板拖去做了半个月的苦力,还被丢在机场,哼,让你压榨员工!
——————————————

第一次写这种尺度

我真的尽力了[手动狗头]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