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心动(三)

吴谨言视角:


1.
吴谨言接到经纪人电话的时候正从店员手中接过冰奶茶,刚插上吸管,就被铃声扰了美梦。

皱着眉头从枕边摸到手机,意犹未尽地吧唧了两下嘴,才糯糯地开口:“姐……大半夜的什么事啊?”

“快看热搜!”经纪人略显焦急的语气让吴谨言瞬间清醒。

赶紧打开微博,一条后缀写着“爆”的热搜跳进眼底,

标题写着”XXX深夜拥吻男性友人”。后面紧跟的几条分别是“XXX疑出柜”“XXX 吴谨言”“心疼吴谨言”。

点进去看了看,也没什么,就是她未婚夫被拍到了和男朋友的恩爱石锤而已。

这个龟儿子,入行多少年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不会带回家再亲啊!

“哦豁,完蛋!”吴谨言挠了挠头,“这怎么弄啊?”

“公司已经在处理了,你现在可千万别发微博,有人问你你也不要回应。”

“哦……行,那我继续睡了啊!姐辛苦了~”

说完便撂下电话,反正不是自己被拍到,她也没什么好着急的,困意席卷而来,吴谨言蒙头呼呼睡去,继续去梦里找那杯少冰三分糖的红茶玛奇朵。

经纪人在电话这头感叹命苦,这祖宗的反应好像自己不是被绿了的悲情女主一样,就算是形婚,你也好歹假装震惊一下吧。

2.

一觉醒来,吴谨言还是慌了,看到手机上堆满了未读消息,四面八方的询问与关心,堪比当年被YS点名批评的阵仗。

和那次不同的是,这次没有秦岚的关心。

一条一条翻过,没看到想看到的名字,她皱起眉头,有些失落。

“你又凭什么失望呢?是你自己推开她的啊!”吴谨言自言自语道。

洗过脸,端着牛奶,仔细看着经纪人一早发来的公关策略,这种事说大也不大,虽然沾上了同性恋这种敏感词,只要咬死说是朋友间玩笑就好。

吴谨言这边先装死不回应,先等公司发律师函,她再转发说些场面话。过一阵子两个人在机场秀个恩爱,这事儿就过去了,反正婚礼在春天,也不会耽误。

气定神闲地喝完牛奶,砸了下嘴,味道还是太淡了,还不够甜。

吴谨言一脸严肃地计划着下午是去逛街还是在家看电影。

手机响了。

3.

走进这家熟悉的咖啡馆,坐进那个人最喜欢的包厢,吴谨言给自己点了杯奶茶,又叫了杯西瓜汁,想了想,西瓜汁改成了冰美式。

这么苦的咖啡也就是你喜欢喝,甜甜的奶茶不好吗?

她笑了一下,余光从玻璃窗上看见自己的笑容,瞬间僵住了。自己都被绿了,这么高兴怎么行?她可是专业演员!

搓了搓脸,对着前置摄像头努力挤出一副丧眉耷眼的可怜模样,又奋力揉了几下眼睛,试图让它们看起来红肿,表情调整完毕,吴谨言很满意,收起手机,等待秦岚赴约。

她原本是不想见秦岚的,可是接到电话,听到对方关切的语气,还是鬼使神差地应了。

秦岚进门的时候,吴谨言刚酝酿好情绪,眼泪在此时恰到好处地顶了上来,如果现在让她给自己打分,她一定会恬不知耻地打满分。

“岚姐,你总是迟到。没关系,我习惯了。”

——种语气应该很贴合一个悲情女主心如死灰的心情吧?

“小猴儿……你还是爱喝奶茶,跟小孩儿一样。”

——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孩子吗?

“还说我小孩儿,那你还要抢小孩的奶茶。”

“我不想喝咖啡,我要跟你换!”

“不行。咖啡太苦了,我要甜的。”

——你以前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糖就甜了,可我怎么吃了这么多糖也笑不出来?

“谨言……XX的事,你怎么想的?”

“我自己选的人,当然相信他。”

“你不用装了,于正跟我说了,你们是…”

——靠!于正你出卖老子?我不要面子的吗?

“不是炒作,我爱他。”

对上秦岚热切又故作轻松的眼神,吴谨言在心底里说了句:我爱你。

“你怎么能这么委屈自己?”

“委屈?”

吴谨言摇了摇头,你看出了我的委屈,却看不出我的无奈。

“我心甘情愿。”

如果我说我委屈,你敢抱住我吗?

我心甘情愿这样做,反正一辈子也没有多长。

只是如果你注定不能和我走在一起,那能不能答应做我的伴娘,和我一起走上红毯,牵着我的手,大方地在闪光灯下向宾客投去微笑……

秦岚,我什么都不要,你知不知道?

———————TBC——————

本来只想写个be短篇,结果第一篇发出来以后被大家追杀了。所以拓展一下这篇文,结局应该是he。

还有一到两篇完结。不是很擅长写这么长的篇幅,凑合看吧。

评论(9)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