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短篇 | 演唱会🙃(甜,HE)

1.
“岚姐,你看,我今天又梳了和你一样的发型~可爱吧?”吴谨言兴冲冲地给前辈发了一条语音,附上一张自拍,后脑勺的小辫子翘得老高,好像有它自己的想法。

盯着屏幕望眼欲穿了五分钟,又心血来潮折腾了快一小时的Instagram,新开的账户粉丝都涨了五百了,微信上还是没有收到前辈的回信。

吴谨言看了眼时间,凌晨两点,掐指一算,米兰应该是晚上八点,“不应该啊……”她嘟起嘴巴,气鼓鼓地决定先去洗澡。

先是她去了纽约,再是她回国,秦岚又出国,两个人一直处于半失联状态。

虽然演员这行本来就特殊,通告忙起来一天不回消息都是常事,吴谨言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但就是特别在意这位前辈,她要是几个小时不理自己,感觉就跟失恋一样。

“太讨厌时差了!”
“太讨厌工作了!”
“太讨厌秦岚了!”

2. 

秦岚自诩像富察容音一样端庄自持,所以她从不骂人,生气的时候也绝对不发火,就这么晾着你,要是此刻你有幸在她跟前,她还会幽怨地盯着你,盯到你背后发凉心虚不已,直到你终于反应过来她在生气,然后主动道歉。 


这招百试不爽,但这回好像栽了。

米兰时间上午九点,这是秦岚收到吴谨言微信的第十四个钟头,也是自己正式决定不理她的第十七个小时。

然而这位吴小姐好像并不知道秦岚在生气,还乐呵呵地发朋友圈说发现上海某家店的奶茶特别好喝。

“喝吧你就,越喝心越大,怎么不见你胖呢!”秦岚一边念叨,一边在吴谨言的朋友圈下面回复了一个倒着的笑脸🙃。

“哟,娘娘,您没事吧?”也在刷朋友圈的王媛可看见这条评论,抬头看了秦岚一眼。

“我没事儿呀…”

“可得了吧,昨天下午你接完五斤盐的电话整个人就跟吃错药一样,拉着我唰唰唰拍了一堆合照,今天又给她评论这表情……”王媛可叹了一口气,“跟小情侣闹别扭似的!”

听到“小情侣”三个字,秦岚刷一下脸红了,别开脸,心虚地囔了句:“谁让这孩子惹我生气了…”

“魏璎珞还敢惹皇后娘娘生气呢?”王媛可故意把重音落在了称呼上,脸上写满了八卦,“她说什么了啊?”

秦岚被盯得不自在,低头划拉着盘子,叉子碰到白瓷盘子,发出清脆的声音。她心里暗想,什么情侣啊,五斤盐就是一皮猴儿,我跟她最多加上令后CP情,哪还有别的!

咦?那我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我为什么生她气来着?

看见秦岚这样,王媛可笑得更灿烂了:“皇后娘娘,臣妾有个好主意……”

秦岚叹了口气:“你儿子知道他妈嗑百合吗?”

“你这话听起来像骂人……”

一波操作以后……

“哟,你还学会胰岛素这个梗了?”

“我小猴儿教我的!”秦岚一脸骄傲。

王媛可翻了个白眼:“长春宫今天要备的不是胰岛素,是饺子皮!”

“啥?”

“醋坛子翻了,今晚还不得吃饺子啊?”

3.
吴谨言要疯了,秦岚不回微信就算了,朋友圈还给自己评论这么个表情,这还不算完,整个剧组看到秦岚回复的表情,跟排队型一样底下全跟着回复同样的表情。

打开微博铺天盖地的“纯后发糖啦!”,看得自己一阵无名火。

剧组的微信群里也跟约好了一样发着粉丝新做的各种纯后表情包。

吴谨言在群里幽幽地说了句:“娘娘,您不要璎珞了吗……”

秦岚跟没看见一样继续和别人斗图。

我到底哪惹岚姐不高兴了?非要这么搞我吗!

心里想了一万种秦岚生气的理由,脑袋都想破了,也不敢直接问对方。其实比起这个,吴谨言更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心态,不就是剧里的CP吗,她怎么会这么在意,大家都是朋友,自己这吃的哪门子醋啊?

“WOC……我不会是真的嗑CP把自己嗑进去了吧?!”

4.
9月23日,香港。

行程太满,吴谨言到达香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自然是错过了偶像的演唱会。

到达酒店的第一件事不是去休息,而是问了秦岚的房间号。打发助理把行李送回房间,吴谨言转身就奔向了隔壁秦岚的房门,站在门口给秦岚去了个微信电话,对方秒挂。

挂电话证明她还没睡觉,吴谨言嘴角上扬,开始按门铃。

秦岚已经四天没有和自己主动聊天了,有时候发过去一长串的消息,她也多是回一个“嗯”,“哦”。吴谨言受不了这委屈,一定要问清楚。

“叮咚——”
“叮咚——”
“叮叮叮咚——”
“叮……”正当吴谨言准备拍门的时刻,门开了。

秦岚穿着睡袍,双手抱臂,脸颊染了淡淡的酒红,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微笑,静静地看着她。

吴谨言愣了,满腹的委屈随着喉咙的上下滑动全咽了回去,忘记了自己此刻的目的。

“进来吧。”秦岚拉过她的手,把呆呆的小猴儿牵进了屋。吴谨言瞄到了茶几上放着的红酒瓶和高脚杯,杯里盛着半盏酒,瓶子底下压着一张纸。

“累坏了吧?”秦岚窝进沙发,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快歇会儿。”

“岚姐,你喝酒啦?”吴谨言看不透秦岚的举动,明明好几天都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怎么一进门还跟好姐姐一样关心她。

“小猴儿,你半夜来敲门,不会就是为了问我喝没喝酒吧?”秦岚一只手撑着脑袋,斜斜地靠在沙发上,散落的头发搭在肩头……好像,有点诱惑。

吴谨言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分,仿佛这样可以减少一点暧昧感。 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鼓起勇气。

“秦岚!”这是她第一次当面直呼前辈大名,“你你你,你为什么这两天不理我!”

“嗯……因为我在生气呀!”秦岚理直气壮,但伴着醉意,说出来的话更像是在撒娇。

“我哪儿错了你告诉我,你不能……不能不理我……”终于将委屈说了出来,心里好受了许多。

“谨言,我在这里等你一整天了……”秦岚没回答吴谨言的问题,拿起酒杯,自顾自地说话,“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成熟的演员,虽然……演技没那么好吧,可是我能分清楚现实和角色,从不会人戏不分。”

吴谨言的手攥着衣角,有点紧张,是不是前辈看出了自己的小心思。

“哪怕是杀青以后,你给我发过那么多的消息,说着你有多爱皇后,我都只当做你是没出戏,作为前辈,我陪你聊天,希望你可以演好魏璎珞这个角色……杀青那天,我就告诉自己,富察容音已经结束了,我是秦岚。”

秦岚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眼神迷离,红色的液体撞击着杯壁,散出酒香,仰头喝下。

吴谨言觉得自己也醉了,耳根发烫,手心开始出汗,她害怕从秦岚口中听见出戏入戏这些词,她是骄傲的人,怕被看穿,她是自卑的人,不敢面对。

“可是剧播出以后,我跟着观众一起追剧,沉浸在这种感情里,被角色打动,他们说令后是真爱,我看着那些画面,我好像又入戏了……”

“庆功宴那天以后,我告诉自己,大结局了,该出戏了。可后来你跟我说JJ给了你演唱会门票,要请我一起去看,我听见你笑得那么开心,我也好高兴;你出事那天,凌晨接到你的电话,听见你哭,我失眠了一宿……我上一次这么牵挂一个人,已经是很多年前了。”

“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年纪小又懂事,我才这么喜欢你,是对小孩子的喜欢。所以我又在心里下了决定,陪你看完演唱会,我就只把你当妹妹……”

听出了话里的深意,吴谨言不自觉地瞪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

“但是那天你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临时有通告,赶不及看演唱会了……那一瞬间我居然很失落。我知道我们这一行行程变动是常有的事,也知道计划抵不过变化,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不能这么任性,可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我生气了……”

秦岚拿起酒瓶,向杯子里续酒。

吴谨言这才看清,瓶子下面压的是一张演唱会门票,是自己送给秦岚的门票,可惜,过了今晚就作废了。

咽下了一口酒,秦岚觉得头痛,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继续说:

“我想了好几天,才终于想明白,我不是在气你为什么改了行程,我是气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出息。今晚看到朋友发来的JJ演唱会视频,我想到的画面居然是你坐在台下像个小傻子一样的笑脸,那一瞬间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期待和你见面,多期待和你看演唱会。我喜欢看你笑,我喜欢听你跟粉丝们炫耀皇后和秦岚姐,我会不自觉地去看你以前的微博和朋友圈,会留意你的照片和采访,会点开你哪怕十几秒的跳舞视频……我知道我完蛋了。”

秦岚突然将吴谨言揽在怀里,紧紧地圈着她的腰,把头深埋进她的颈窝:“小猴儿,我好想你。”

发梢撩在裸露的脖颈,热气打在早已滴血的耳垂上,吴谨言觉得自己已经死机了,双手本能地环住芹兰,轻轻回应:“岚姐,我也想你…”

“你叫我什么?”

“皇、皇后?”

“什么皇后,我是你的岚岚!”秦岚借着酒劲撒娇,抬起头,认真地望着吴谨言的眼睛,勾人魂魄,“吴谨言,我喜欢你。”

年下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爆炸的脑细胞不能支持语言系统做出任何反馈。

“呐,这可是我第一次跟别人告白,三十多年第一次啊……”秦岚嘴上故作轻松,心里早就扑通乱跳,她怕被对方拒绝,怕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喝多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说罢,又抿了一口酒,余光观察着吴谨言的反应。

下一秒,口中的酒被突然闯入的舌头挟走。

吴谨言咽下了红酒,语言系统重启失败,耳旁分明能听到两种心跳的频率,一个来源于自己的胸口,另一个源头自然是年上。

“酒……好喝吗?”秦岚涨红了脸,大概是醉酒吧,年上怎么会因为害羞而脸红?

“好、好……唔!”

是你自己说的“好”,可别怪姐姐欺负你。

——————————————————————
后记一
“山风姐姐,你今天肿得像猪憋蛋一样……”
“你叫我什么?”
“岚岚……”
“真好~”

后记二
“老板,你喝了好多水了,小心待会录节目要一直跑厕所!”
“没事,昨晚盐吃多了,齁得嗓子疼!”
“啥?昨天的晚饭不咸啊。”
“叫了个夜宵,五斤。”

评论(17)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