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心动(四)

1. 

“我心甘情愿。”

秦岚一怔,她没想到会听到这种回答。那一点心疼在听见这句话的瞬间,转为怒其不争。压制住怒火,声音有些颤抖:

“我希望你可以找一个爱你的,你也爱他的人,希望你可以嫁给爱情,而不是一厢情愿。”

她说这话时满脸认真,眉眼中流露出了几分忧愁,言语里带着过来人对晚辈的关心。

这让吴谨言更加恼火,她双手一叠,身子猛地往前一探,几乎要和秦岚面贴面。对上秦岚平静似水的瞳孔,吴谨言眼中带着火,强迫秦岚与自己对视。

片刻,秦岚的眸色越来越深,呼吸渐渐沉重。海面下正波涛汹涌,还差蝴蝶煽动翅膀,就要掀起海啸。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吴谨言干脆又往后一缩,整个人靠在沙发椅上,头微微扬起,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刻意做出这种流里流气的举动。她知道,正常人看到她此刻的态度,都会立刻摔门走人。

“啪——”秦岚果然被彻底激怒,重重地拍向桌子,顺势站起身来,“吴谨言!你别闹了!他根本不喜欢女人!”

“不喜欢女人怎么了?你不也不喜欢女人吗?”

“我……”秦岚一时语塞,“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喜欢他,他喜欢男人,就像我当初喜欢你,你也只喜欢男人啊~”吴谨言开始玩起手指,故作轻松。

“我知道他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女人,可我爱他是我的事儿,哪怕他从不看我,哪怕他心里没有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甘之如饴。”

只有吴谨言自己知道,这句话里的“ta”,是女字旁。

“小猴儿,你在赌气?”秦岚又好气又好笑,吴谨言,你怎么总是跟孩子一样任性。

“你还在怪我当初拒绝了你,是么?”

“秦岚姐,虽然你很美,可也不能这么自恋吧?都过去那么久了,我早就忘了……”心脏猛得收紧,吴谨言结结实实感到了生理上的心痛。

“好……即便和我无关,我也不能看着你把自己往火坑里送,你值得更好的人,不要自暴自弃……”

秦岚坐到吴谨言身边,拉过她的手,轻轻抚摸,好似安抚一个孩子。

“如果你还把我当姐姐,那就听我的话,取消婚礼,好不好?”

原本已经快被对方的温柔给打动,可听到“姐姐”两个字,吴谨言再度炸毛。

“秦岚!所有人都可以劝我,只有你没资格!”

吴谨言想抽出手,却被她死死钳住,动弹不得。原本白嫩的手被秦岚捏得通红,她有些怕了,但话已至此,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

“我自暴自弃又怎么样?你救得了我吗?”

“吴谨言你听好,我当初拒绝你,是为了让你可以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可以正常地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不是让你这么作践自己的!”

“你凭什么觉得你那样做就是对的?为了我好?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

“那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对吗?我告诉你,不对!你让所有人担心你,你也很自私!”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自己开心就好。”

“吴谨言!”

随着秦岚的一声怒吼,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吼人。吴谨言好像被她吓到了,撇着嘴,红彤彤的眼睛望着自己被攥着的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秦岚了解吴谨言,她的小猴儿是骄傲的小狮子,是不会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的,怎么可能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就搭上自己的下半辈子,小猴儿一定有苦衷。

只是当局者迷,秦岚自己身处其中,怎么也看不透对方到底在想什么。

她决定再赌一把。

放开了吴谨言的手,白皙的手上清晰的红色指印让秦岚有些心疼,“谨言,对不起……”

她伸手覆上年下的脸颊,将对方鬓角散落的碎发捋到耳后。吴谨言也不看她,双目无神,似在放空。

“以后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沉默。

“是我错了,我当初不该那么自以为是,觉得是为了你好就推开你……是我太胆小、太自私。”

长久的沉默。

“原谅我,我爱你。”

沉默代表默认。秦岚心里打起鼓,豁出去了。

拇指从脸颊一寸一寸滑向对方的唇瓣,最终停在嘴角,轻轻磨蹭了两下,不自觉地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一个吻即将落下。

拇指突然被泪水打湿,抬头一看,是吴谨言在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默地流泪。

秦岚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她一把推开。吴谨言跌跌撞撞冲向门口,落荒而逃。留下秦岚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2.
秦岚追出门的时候,空旷的小巷里早已不见吴谨言的身影。

手机响了,对方发来三条微信:

岚姐,我会听话取消婚礼的。
谢谢你,我会照顾好自己。
刚刚的事儿就忘了吧。

好一个就忘了吧,你明明还喜欢我,为什么我主动了,你却逃跑了?

天空飘起雪花,洋洋洒洒,伴着深红的落叶,一片又一片。今年的雪来得早了点。

秦岚擦了擦被雪打湿的屏幕,收起手机,戴上帽子和口罩,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巷口的车里,吴谨言缩在驾驶座上,泪眼模糊,看到秦岚走出巷子的一瞬间,她很想放声大哭,却哭不出声音,哭声哽在嗓子里,发出了压抑的呜咽,听起来更像是悲鸣。

秦岚总以为自己很了解吴谨言,她的小猴儿是骄傲的小狮子,不会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可她却不知道,吴谨言的字典里有一个例外,叫秦岚。

吴谨言呆呆地看着雪花一片一片堆积在车窗上,试着点燃一根烟,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猛吸一口,却被呛地反胃,咳嗽伴着干呕,像是要把心都呕出来。

岚姐,我到底不是一个好演员,明明今天只是想演场戏让你别那么担心我,结果还是没能骗过你。

当初我以为只要形婚,就可以解决一切顾虑,可以在余生中放肆地在心底爱你。

我原以为自己很聪明,可是你说得对,在你面前,我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不够成熟,一意孤行,我照顾不好自己,我的任性也再次伤害到了你。

我不能再伤害你了,让我最后再任性一次,我必须逃跑。

对不起。

/当你以为我已经抽离,我偷偷陷入了沼泽里,如果感到一丝疼痛,我化成笑意
当你以为我消失风里,我发现我只有只能只会爱你,诗人的眼泪,只留给自己/


————————TBC————————

评论(26)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