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心动(五)

1.

2020年,12月31日,北挪威。


小旅馆中,吴谨言打开日记本,将夹在本子中的明信片举到眼前,仔细端详,轻轻摩挲着它已经泛黄的边角,陷入回忆。


三年前,闷热而忙碌的夏天,收工后,洗去了一天的疲倦,她仍不敢休息,约好的时间到了,吴谨言拿着剧本轻轻敲开前辈的门。


“谨言,来啦~”前辈顶着面膜拉开门,丝毫不见外,打过招呼就转身先往客厅走,“你先坐,我去给你拿饮料,喝什么?”


她穿着轻薄的t恤,半干的头发披在肩上,身上带着好闻的香味,吴谨言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可惜,任凭她闻过香水无数,却也嗅不出这是什么花的香气。


“冰水就好。”吴谨言坐在沙发上,放下剧本,瞟到了茶几上那本摊开的旅游杂志,书页停留在“北欧极光旅游攻略”,便好奇地拿起来翻看。


秦岚洗过脸,拿着冰水回来,看到小演员正在全神贯注地翻杂志,忽然“心生歹念”,从身侧偷偷靠近她,将冰凉的杯子贴上了吴谨言的脸颊。


吴谨言一惊,脸上被猛地冰了一下,是个人都多少有些恼火,她皱着眉看向秦岚,秦岚却笑着对她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巴卖萌,看到这一幕,她哪里还有怒火,只剩下没底气的一句:“岚姐,你又欺负我……”


“小猴儿,你在看什么呀?”秦岚坐在吴谨言身旁,好奇地将脑袋凑过去。


“啊,我随便看看。”感受到她的目光,吴谨言抬头解释。


“嗯,极光啊,我刚刚也在看这个,感觉还挺美。”


 “你也觉得特别美对不对?”她睁大眼睛,语气有些兴奋,“我一直都想去看极光来着,可惜都没时间!唉……”说到后半句,又垂下眼睛,面露失望。


“那等放假了,咱俩一块去呀?”秦岚见吴谨言失落,半开玩笑地安慰她。


她软软的声音略带沙哑,随着窗户吹进的阵阵凉风,钻进了吴谨言的耳中,吴谨言听见了“咱俩一块”这种亲密的词,忽然觉得耳廓有些痒痒的,不自觉地伸手抓了抓,没头没脑地吐了一句:“极、极光要跟喜欢的人一起看!”


秦岚见她抓耳挠腮一副猴儿样,不禁哑然失笑:“我逗你呢,你慌什么呀?既然我们小猴儿要跟男孩子去看极光,姐姐就不当电灯泡了~”


“不嘛,我就想跟皇后娘娘一起去,魏璎珞最喜欢皇后娘娘啦!”吴谨言抱着秦岚的胳膊撒娇,其实她最喜欢的角色不是皇后娘娘,而是魏璎珞,因为她总是可以借着璎珞的口讲出真心话。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怕被秦岚看穿小心思,匆忙又补了一句:“于正不是说破200亿就公费让咱们去旅游吗?到时候我们就集体到北欧度假!”


听到这话,秦岚故作认真思考,半分钟后才吐出一句:“挺好的,但是咱能不带他吗?”


“也行!他出钱,咱俩去!”吴谨言疯狂点头表示赞成。

 

“你呀……”


“小猴儿要带皇后娘娘去看极光啦~”吴谨言举起手中的杂志,大笑,好像这个计划已经落实了一样。


秦岚忍不住拿起剧本轻轻敲了下吴谨言的脑袋,“快点对剧本啦!”


 “对,好好拍戏才能带岚岚姐出去旅游!”


……

这种玩笑话估计也只有她才记得了,吴谨言叹了口气,抚摸着手中的明信片,这是随那本杂志附赠的,那天晚上,吴谨言偷偷把它藏在了口袋里。


明信片上印的正是她曾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发过的照片,一座笼罩在极光下的小岛。


而现在,她正身处照片之中——挪威北部的西斯匹次卑尔根岛上。


2.

未婚夫出柜门之后第三天,吴谨言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直接在微博发布声明称解除婚约,消息迅速在全网引爆,这种做法无异于是把男方往火坑里推,不符合她一贯温和的作风,大众纷纷猜测内情,所谓的知情人爆料更是有了七八个版本。


而当媒体的电话轰炸如约而至,经纪人满世界找她时,却发现这位祖宗早就手机关机人间蒸发了。公司只好称她是出国学习,其他传闻概不回应。


经纪人面对这烂摊子,感慨这丫头翅膀硬了,不像以前那样听话了,跟老板诉苦,于老板却一反常态,不仅默许了吴谨言的行为,还反过来安慰她。完全不担心自家艺人的负面新闻——事实证明,也不知道是什么高人在背后操作,不出两个月,那位男星居然丝毫不受绯闻影响,安静复出了——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3.

结束了回忆,吴谨言还是将那张旧的明信片夹回了随身的日记本中,又拉开抽屉,从一沓崭新的明信片里挑选了一张,匆匆写完两行字,便合上钢笔。


自从18年大火,她已经两年多没有休假了,这次风波让她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发完那条解除婚约的微博,也不管自己的举动会给自己造成多大的影响,干脆任性了一把。带着某种执念,匆匆办了签证,第二天就坐上了飞往挪威的航班。


十二月的第一天,她到了这座岛上,今天是第三十一天,也是她想念秦岚的第三十一天,还是她第三十一次写下明信片,第三十一次回忆当初两人关于极光的约定,第三十一次告诉自己要忘记……


北挪威现在正处极夜,温度接近零下五十度,冰雪覆盖着整个世界,终日不见阳光,只有奇异炫彩的极光照亮天空。起初看到这种景色,她还会新奇和兴奋,恍惚间,常常觉得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星球,不再属于纷扰的人间。


可惜,极光看久了,反倒是习以为常不觉得浪漫了。想到这里,吴谨言不禁苦笑,原来自己曾经那么执着的东西,看腻了也不过如此。得不到的才显得格外美丽动人吧,或许真正得到了,也不过是平常。比起极光,现在倒是极夜更让她沉迷。


毕竟,黎明已经不会来了,黑夜可以把一切秘密掩藏。


4.

穿戴好厚厚的防寒服,吴谨言欲往邮局去。


出门时,老板娘将她唤住,操着流利的中文问道:“言,今天我们有跨年的party!要参加吗?”


吴谨言英文很烂,挪威语更是一窍不通,但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中国人无处不在,这家旅馆的老板娘是位华侨,年过六旬,热情好客,吴谨言本身就讨长辈喜欢,加上同是中国人,对方直接把她当女儿看,这让吴谨言在这冰天雪地里感到了一丝温存。


虽然感动老板娘对她的照顾,吴谨言还是笑着摇了摇头,婉拒了邀请。她虽然爱热闹,却不太喜欢和太多陌生人打交道,如果狂欢过后只剩自己一个,会显得更加寂寥。


“对了,刚刚还有个中国人办了入住。”老板娘语气中带着好奇,“跟你一样,那个姑娘也是一个人来的咧!特别漂亮……”


“那她大概也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吧~”吴谨言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她对老板娘口中这位神秘客人并不感兴趣,只觉得再不打断她,又要被拉着絮叨半个多小时了。

 

戴好了帽子和手套,有些费力地推开厚重的玻璃门,背对着老板娘挥了挥手:“我出门啦!”


“喔,注意安全!”送走吴谨言,老板娘嘀咕了一句,“那姑娘还挺眼熟的,在哪见过来着?”

————————TBC————————

评论(13)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