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心动(六 | 完结)

1.

即便天寒地冻,也不能降低人们对于新年的热情,小镇上到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孤零零地走在去邮局的路上,吴谨言突然觉得自己可怜兮兮。


活了三十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跨年。也怨不得别人,还不是自己作的,明明可以回家和爸爸妈妈或者好朋友一起庆祝新年,却非要把自己拘在零下五十度的异国他乡。手脚都撑不开,还怎么嗨?


好不容易走到了邮局门口,却发现已经关门休息了。吴谨言用自己不多的词汇储备量辨认出,门上的小木牌上写的是,新年放假一天。


一个月以来,吴谨言每天都会给国内寄去一张明信片,写的内容很简单,或是寥寥两句随笔,或是诗句歌词之类符合当时心境的话语。


她会特意去买小镇特有的卡片,却又在一套明信片里,精心挑选不暴露建筑风貌的照片来用。


她在收信地址那里工工整整写上自己北京的住址,收信人那里却用花体字写着QL。


她会在半梦半醒间,渴望那个人看到明信片后出现在自己跟前,却又在清醒后,担心自己寄出的卡片被她发现。


吴谨言也说不好她到底是想被发现,还是不想被发现。这或许一种仪式感,文艺青年特有的矫情,她想了很久,也无法解释这种矛盾的心境,情感和理智无法平衡,干脆就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了。


可惜,2020年的最后一天,这张写着“新年快乐,万事顺意”的卡片无法寄出了。


吴谨言欲将明信片收回挎包,忽然一阵风吹过,由于带着厚重的手套,她没能抓住这张薄薄的纸片,眼看着它被风吹落,插在了几米开外的雪地里。吴谨言愣了愣神,心中忽然生厌,不想去捡了。


“NND!你们就跟老子过不去!”她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邮局门口的台阶上,抱紧双腿,把头埋进膝盖,缩成了一只可怜虫


——只不过她现在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和棉靴,脸上捂得厚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缩在那里像一只球,整个画面不仅没显得多凄凉,反倒是很搞笑。


“噗……”有人笑出了声,笑声有些耳熟。


“完蛋”,吴谨言嘀咕,“我又开始幻听了!”


“你怎么……穿得像个大红灯笼啊?哈哈哈哈哈哈……”


熟悉笑声透过厚厚的帽子传进耳中,由远及近,吴谨言一惊,这哪是什么幻听,这种声音除了秦岚还能有谁?


猛地抬起头,正对上朝思暮想的那双眼睛。


秦岚站在吴谨言对面几米远的地方看着她,眼波流转,笑靥如花。


梦里的画面突然变成了真的,除了欣喜和意外,还有成吨的委屈,吴谨言鼻头一酸,嘴角一拉,努力憋住眼泪,努力藏起声音里的颤抖 :“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我女朋友跨年啊。”秦岚好脾气地回答她的问题,弯腰捡起了雪地里的卡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看,“新年快乐要当面说才好,你寄贺卡,我怕是要春节才能收到了。”


“又不是寄给你的……” 吴谨言别开头,小声抱怨。


“不是吗?”秦岚装傻,手背在身后,边说边走近吴谨言,“有个人的邮箱里,堆了十几张明信片,收信人全是QL,我很好奇呀,这个QL到底是谁?”


“谁让你撬我邮箱的?!”虽说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听到对方把自己的小心思说出口,吴谨言羞赧不已,大声抗议。


“这是跟前辈说话的态度吗?吴谨言!”秦岚站在吴谨言跟前,微微俯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下手稳准狠,倒是一点都不温柔。


吴谨言还想说什么,但是整个脑袋被秦岚按在她的胸前,憋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双手拍打秦岚的腰,发出闷哼表示抗议。


“闭嘴,听我说!”秦岚一改方才温和的态度,换上了严肃认真的语气:

“你们文艺青年是不是都喜欢这样自虐啊?是不是虐自己觉得特别爽?嗯?你玩自虐能别带上我吗?我一把年纪了禁不起折腾。你以为自己在演日剧呀?想一个人躲在小镇里孤独终老是吧?是不是老了还打算开个小店,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给年轻人讲过去的故事?那我是不是还得得个癌症什么的英年早逝,剧情才更凄美浪漫?!唔……”

 一大段话说下来,秦岚居然一口气都没换,实属罕见。


直到吴谨言听到“英年早逝”,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才喘了口气。


秦岚一只手把吴谨言的手扒开,继续念叨,语气缓和了不少:

“吴谨言,当初是你先主动的,我都还没觉得委屈,你怎么可以先跑了?”


“我不想再伤害你了……我不够成熟,不想让你因为我难过……”怀里传出闷闷的反驳声。


“可是你丢下我,我不是更难过吗?如果你离开我可以开心快乐,我也会替你高兴,可是你现在这幅样子,哪里又好过了?既然……既然我们彼此相爱,为什么要互相伤害?”


说到“彼此相爱”的时候,秦岚忽然有些心虚,说出这种话,她很羞耻。不自觉地垂下了双手,吴谨言的脑袋解脱出来,终于得以呼吸新鲜空气。


“两年前我拒绝过你一次,后来你也拒绝我一次,算扯平了。可是你要是敢拒绝我第二次,我就哭给你看!”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秦岚故作奶凶,威胁吴谨言。


吴谨言也不说话,沉默了许久,终于深吸了一口气,向秦岚伸出一只手,“岚姐,我腿麻了。”


秦岚差点被她气笑了,等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


右手握住她的左手,用力将她拉起来,结果面前的人,一站起身就顺势直接扑进了自己怀里,紧紧抱住了自己。


秦岚摸了摸吴谨言的后背,又开始装傻:“小猴儿,你干什么呀?”


“别动,抱一会儿~”扛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撒娇了。


在这待了一个月,成天一个人孤零零看着别人热闹,本以为自己会习惯这种生活,可直到今天见到秦岚,清楚的感受到那一瞬间自己内心防线的崩塌,吴谨言才算想明白了,文艺作品里那种为了爱人选择放手,一人终老的大爱不适合自己。


她就不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一辈子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既然还有时间相爱,那就牢牢抓住吧。


果然抱在怀里才是稳稳的幸福啊,吴谨言心里忍不住感慨,疯狂土拨鼠尖叫,出口却变成了一句:


“岚岚,我好想你啊。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你呀,太过分了,一句话不说就走了,世界这么大,我上哪找你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也就我愿意陪你折腾陪你疯,你都不心疼我……”


被爱人紧紧抱在怀里,秦岚觉得自己好委屈,说着说着,眼泪喷涌而出。


“是我错了,是我不好……”吴谨言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慌了手脚,想要给她擦眼泪,却急得解不开手套。


“你当初说带我一起看极光的,结果自己一个人跑来了,骗子!”眼泪越擦越多,委屈越来越重……


“岚岚,你快看,满天繁星啊!”


秦岚抬头看向天空,只有几颗稀疏的星星倔强地发着微弱的光,她泪眼婆娑,“你又骗我!”


“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吴谨言笑着吻上了她的眼角,“你再哭,就要下流星雨了。”


2.

温暖的房间里,两个人并肩躺在小床上,抬头望着天窗上稀疏的星星。耳畔依稀传来楼下的欢歌笑语,那是旅馆的人们在庆贺新年。


“楼下好热闹啊,你不想下去看看嘛?”秦岚轻声问着身边的女孩。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吴谨言侧过身,一只手枕在脑袋下,认真看着秦岚的侧脸,这被世人念了千八百遍的句子,从她口中说出,却显得那么动听。


沉默在此时显得是如此暧昧,吴谨言轻轻握住秦岚的手,问道:

“还是想知道,你怎么找到我的啊?”


 “我问了你周围所有人,还找人查了机票,却怎么也找不到你的踪迹。后来一着急,撬了你邮箱,看到你写的明信片,确定了你是安全的,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你那些明信片也不写地址,我怎么找你呀?”


“还好,我想起了你以前说过特别想看极光,好像提过这个小岛,就来碰碰运气。来之前,我还怕这一趟要落空了,我想着,你要是不在这,我就去芬兰,去冰岛……”


回忆起这些,秦岚闭上眼睛,有些哽咽。


“辛苦你了,都是我不好……”吴谨言有些心疼,把秦岚的手拉倒唇边,亲吻她的手指。原来她还记得自己的愿望。


“我运气好,一下就找到你了。老板娘说有个中国姑娘住这里一个月了,我就确定了是你,本来想直接冲进你房间的,结果你出门了,我就去邮局找你。”


秦岚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笑了:“然后就看到一个大红灯笼坐在邮局门口,真喜庆!”


“不许说了!”吴谨言羞红了脸,翻身双手撑在秦岚身侧,凶巴巴得威胁道,“再笑话我,我就咬你!”


秦岚笑得更欢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忽然睁大了眼睛,拍打吴谨言的肩膀:


“谨言!你快看!”


随着她的一声惊呼,吴谨言回过头,望向天窗。


漆黑的夜空中突然投射出了绚烂的光芒,仿佛一百面火旗的光辉照向大地,它们在太空跳跃飞舞,淡淡的星光在其中黯然失色。


“真的好美呀!”秦岚由衷感叹着,光辉照应着她的笑脸,吴谨言痴痴地望着,忘了说话。意识到她在看自己,秦岚害羞了:


“你不看天,看我做什么?”


“你真好看,极光没有你好看…”


“……”


“岚岚脸红啦?”


“光照的。”秦岚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瞪了吴谨言一眼,“也对,你都看了一个月了,再美也肯定看腻了…以后你天天看我这张脸,也会腻的…”


吴谨言摇了摇头,一字一句认真说道:“今天极光比往常的都要美,只要有你陪我,我看一辈子也不会腻。你看这些跳动的光波,就像我的心,总是会因为你而起伏。”


“小猴儿…”


“嗯?”


“我要吐了…”


吴谨言听见这话,佯装生气,翻过身,背对着秦岚,不理她了。


“谨言,我错了…”秦岚扯了扯她的t恤,“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断了…”


“生气了,不说了。”


“你不说那我说…”


吴谨言竖起耳朵,准备听她的甜言蜜语。


真切地感受到她的左手从身后攀上了自己的肩头,右手搭上自己的后颈,手指调皮地在皮肤上上下滑动。她的胸口贴紧自己的背,吴谨言清楚的听到了对方心跳声。


如果此时有个温度计可以测试她的体温,大概水银柱已经爆了。


一个冰凉的东西突然被套在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吴谨言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耳边就传来秦岚温热诱惑的声音:


“谨言,你要不要娶我?”


吴谨言将手举到眼前,钻石在极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自己居然被求婚了?这一天怎么跟做梦一样?本以为今天会迎来一个凄凉冰冷的新年,结果却在短短几小时内变成了三十年来最幸福的跨年夜。


她的嘴角都快要咧到耳根了,身后的人还在等着自己的答案,这种时候怎么能怂?强忍住笑意,吴谨言翻过身,看着秦岚的一双桃花眼。


“可是我比你小,还很幼稚,没有你有钱,又是女孩子,噢,关键是,我没有一米八。”


说到“一米八”时,吴谨言刻意加重了语气,咬牙切齿。


秦岚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孩子把自己的玩笑话记得那么清楚。


“我都四十了,还能咋样,凑合过吧,做人不能要求太高对不对?你看,我都那么将就了,你以后是不是得对我好一点?嗯?” 秦岚手指点着吴谨言的下巴,肉肉的,让人很想咬一口。


“你那么嫌弃我,别嫁给我呀!” 吴谨言打掉她的爪子。


“那不行,你戒指都戴上了,可贵了!” 


“可是我……”年下似乎还有不满,怎么自己总是这么被动?


“吴谨言!” 秦岚环住她的腰,盈盈一笑。


“别抱怨了,抱我吧。”


3.

2021年元旦,新年第一天,秦岚的微博发了一句话:陪伴着我的呼吸。


附上一张照片,是两个人依偎在极光下的背影。


从发型不难认出,左边的人是秦岚,而右边戴着帽子的人,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小红灯笼。

(最后一句划掉)


——————————END————————

在正主恋爱的酸臭味里,我终于把这篇文写完啦!!太开心!!

评论(18)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