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逃脱(二)

03.

吴乃言换上衬衫,一丝不苟地扣上最上面一个扣子,冲镜子里的自己敬了个礼,今天是她到警队报道的第一天。仪容仪表,不能马虎。


虽然在警校也穿了四年的警服,可今天这套崭新的蓝色制服穿到身上,感受却完全不同。


“爸爸,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乃言摸着手中的手铐,手铐已经生了锈,上面还染着斑斑血迹,不是手铐的主人不知爱惜它,而是特意不去擦拭,她怕将血迹擦掉,父亲最后的温度也就消失了。这幅手铐陪伴了自己十四年,如今,自己终于正式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

 

正欲出门,手机响了。

 

“喂,小吴啊,不用来警局了,直接到现场。”

 

“啊?啊!”吴乃言发出难以掩饰的惊喜声,“有案子啦!”

 

“死人了至于这么高兴吗?快点,地址发你手机上了!”电话那头的小警察忍不住吐槽,不等吴乃言反应,就挂了电话。

 

被前辈训斥了一句,乃言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小声对已经挂断的手机说了句抱歉。有人不幸遇难,她确实不该这么兴奋,这会儿没人还好,要是在受害者家属面前这样,被投诉都是小事,指不定还要挨一顿揍。

 

可是这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接触命案啊!从有记忆那天起,她最崇拜的人就是父亲,从小别的女孩子玩洋娃娃,她却喜欢玩爸爸的手铐和警徽;别的小伙伴扮家家酒,她拉着邻居小男生演警匪片;别人说长大了要当老师、当科学家,她拍拍胸脯说要做一个和爸爸一样的警察。

 

直到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带走了乃言的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也只有父亲随身带着的手铐。父母的好友魏清收养了在车祸中侥幸逃生的乃言,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抚养大。

 

魏清也在海风市警校任教,资深的心理学专家。他本想让女儿直接报考本校,做自己的学生,哪知道乃言倔得很,自诩成年了,要靠自己,偷偷报考了离家千里之外的B市的公安大学。魏清想着能磨炼她,也就随她去了。他一个人辛苦了这么多年才把女儿拉扯大养了,也终于落得清闲,干脆辞职跑到乡下提前享受起了退休生活。

 

吴乃言离家求学以后才知道生活的现实,尽管自己在学校里理论和实战课都能总拿到前三名,可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很多机会学校总会给男生。比如大四的实习,和自己成绩差不多的男生可以进入重案队,自己却被分到了现案队,接触的都是盗窃之类的案件,实习了几个月愣是没见过一具尸体。白瞎了自己蹭过的那些法医课。

 

等毕业了,乃言凭借综合第一的成绩考回海风市公安局,想着在自己的地盘,总能进重案队了。哪知道魏清那个老头子,说怕女儿有生命危险,竟然准备找人给她安排文职。吴乃言跟他大吵了一架,才终于争取来了进入重案队的机会。

 

老头子说了,进重案队可以,但是只要受了伤,哪怕蹭破了皮,都得给他老老实实滚去文职干活。

 

乃言内心憋着一股劲,她一定要干出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

 

04.

吴乃言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巷子的出入口都拉起了警戒线,巷口站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费了好大劲才挤过了人群。


“师兄好……”她对着守在警戒线跟前的警察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亮出了自己的证件,“我是那个,今天新来报道的。”

 

乃言说着,冲里面瞥了一眼,暗示小警察放自己进去。小警察看着这个活力四射的小师妹,红了脸,接过她的证件,仔细看看了,轻咳了一声:“哦,你是魏老师的女儿吧,我知道你。”

 

听到这句话,吴乃言有些丧气,怎么走到哪里她都摘不掉“魏老师女儿”的标签。

 

“那我现在能进去了吗?”

 

还没等小警察回答,巷子里就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女声,“新来的,怎么这么慢,快点进来,磨蹭什么?”

 

苏晴上下打量着吴乃言,早就听说这丫头了,今年综合第一,可这人看起来怎么傻乎乎的,转念一想,这是魏教授的女儿,面试里的水分有多大,闭着眼也知道。“关系户”,她在心里暗暗给吴乃言下了定义。

 

吴乃言在催促下慌忙穿好鞋套,一头扎进现场。

 

刚走进巷口,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混着若隐若现的尸臭以及满地呕吐物的酒臭味,酸爽的滋味直冲天灵盖,没吃早饭的她闻着这味道,有些生理反胃。强忍住了恶心,走到顾燚身旁。

 

顾燚此刻正蹲在地上查看血迹,和痕检员认真交流着。尸体早已被运走,只在墙角留下了白色的粉笔线。

 

“顾老师!”吴乃言小时候见过顾燚,他那时候时不时就往自己家跑,请魏清帮队里侧写凶手,不过四年多未见,一时间还真有点认不出了。

 

“来了啊。”顾燚头也不抬,“这不是在学校,不用叫顾老师,叫师父。”

 

“师父好!”乃言嘴甜,立刻叫上了。

 

顾燚这才抬头看了看吴乃言,小丫头还是那么瘦,却比小时候看着结实多了,这几年学没白上。


“嗯~好徒弟!”顾燚很享受这个称呼,“你来说说看,这现场你能看出来什么?”

 

吴乃言认真端详着现场留下的痕迹,略微思索了片刻,便念念有词道:

 

“地上大滩浸染状血迹,流了这么多血,应该是失血过多死的,周边地面和墙上还有少量抛射状血迹,怀疑大动脉出血,另外,血迹在这个位置…”


吴乃言走到尸体轮廓线正对面,继续说。


“这里断了,凶手当时应该是站在这个位置,身上一定喷到了血。然后是……血足迹,对,根据这个鞋码……” 


吴乃言伸出手略微比划了一下,“四十码左右,凶手身高在一米七五上下,还有……”

 

“好了。”吴乃言说道兴头上,顾燚打断了她,“苏苏,你怎么看?”

 

“我觉得挺好,书背的不错。”苏晴打趣。吴乃言说的这些不过是刑侦课的基础知识,压根看不出来实力。

 

顾燚笑了笑,他心里对吴乃言很满意,虽然这丫头没说出什么一鸣惊人的结论,但光凭着第一次出现场就丝毫不怵,还能这么稳定的推理,他很看好这个小徒弟。

 

吴乃言被怼了一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连尸体都没见到,能说出这些就不错了!

 

“师父,那咱们接下来?”

 

“这边也忙得差不多了,收队,回家开会!”

——————————TBC——————————

感觉这个人设有点犯忌讳,盐盐就不用原名了,改成吴乃言…

然后刑侦的专业知识方面,有错的话欢迎指正,我对这方面也不是很了解,写不了太深,轻喷。

评论(1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