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逃脱(三)

05.

海风市公安局。严肃压抑的空气笼罩在会议室上空,人们或和身边人小声探讨案情,或是低头专注看着手头的资料,吴乃言第一次参与命案的专题会议,见到这阵势,兴奋中难免有些紧张,也有样学样,开始在纸上圈圈画虎些什么。

 

“咳咳。”顾燚一声轻咳,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开始吧,苏苏,梳理案情。”

 

“是。”苏晴站起身来,走到投影机前,轻点了几下鼠标,屏幕上立刻播放出了凶案现场的照片。

 

“2018年6月1日上午五点二十三分接到报案,案发地点位于南平路38号胡同。报案人是下夜班回家的附近住户,称一名中年男子遭人杀害。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现场确认被害人死亡后,立即通知了市局重案组。”

 

“被害人罗强,男,42岁,身高一米八。海风市城北区人,富强投资公司的老板。经查证,这是个空壳公司,初步调查显示,这个罗强跟本市的几家地下赌场有关系,说白了,不干净。”

 

顾燚点点头,示意苏晴继续。

 

“罗强的父母几年前相继去世,妻子也与他分居多年,他儿子今年上高二,孩子平时跟着妈妈住,互相之间很少来往,父子关系僵硬。”

 

“社会关系呢?”顾燚问道。

 

“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走访。不过我们找到了被害人的司机,他交代说昨天罗总和几个朋友喝酒,凌晨两点半点左右让他开车去接送他回家。不过他把被害人送到北城公园时,被害人突然说要自己散步醒酒,他就自己开车回家了。”

 

“他把一个醉汉一个人扔在公园里?”吴乃言听到这里忍不住惊讶发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苏晴被打断,不满地皱了皱眉,乃言有些尴尬,低头不做声了。

 

“北城公园离被害人家很近,步行大概只需五分钟,司机说罗强曾经有几次也是酒后要到公园散步醒酒,他就没有加以劝阻。”

 

“他最后和被害人分手是几点?”

 

“公园南门的监控正好拍到了他的车,是三点零五分。不过后面被害人进了公园,就没有拍到了。现场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顾燚示意苏晴坐下,他转头看了看吴乃言,乃言一脸认真在纸上记录着笔记,这孩子挺用心。

 

 “区缈,你说。”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名身材高挑的女警站了起来,女人大约三十岁上下,头发在脑后盘起,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神情冷淡,冰冷的气息让吴乃言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看着不像是警察,倒像是教导主任。

 

“尸检报告已经发到大家手上了,我简单说明一下。”

 

等女人开口,吴乃言才明白过来,什么教导主任啊,这姐姐是个法医。

 

“我们六点半到达现场时,初步判断死者死亡时间约在三小时以前,刚刚我又对死者胃内容物进行了分析,根据消化情况,应该是最后一次进餐的一个小时以后死亡,胃中大量的烤肉和酒精,与司机交代的情况对应,确定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左右。”

 

“死者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高达200mg/100ml,属于严重醉酒状态。”

 

“死亡原因是心脏大动脉破裂导致的大出血,凶器应该是水果刀一类的利器,现场并未发现凶器。除此之外,死者颈部有被掐过的痕迹,却没有抵抗伤。”

 

吴乃言若有所思,死者体格健壮,即使醉酒,也应该不至于对凶手的胁迫毫无招架之力,既然没有抵抗伤,说明凶手行动敏捷,力气很大。联想到自己在现场看到的血脚印,大约能推算出凶手身高一七五左右,这个体型还算中等,足以一刀刺死一个一米八的醉汉。

 

“从伤口的形态推算,凶器是由下而上刺入心脏的,我计算了角度,这个凶手,竟然只有一米六五。”区法医不紧不慢,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一米六五?众人哗然,这么凶残的凶手个子竟然这么小吗?

 

“不可能啊,那个血脚印明明……”吴乃言下意识地打断了她,区法医看了看这个不起眼的新人,不易察觉地勾了下嘴角,对乃言的话不置可否。

 

“其实目前还是不能确定凶手的身高,这个凶手经验丰富,鞋码和入刺角度可能都进行了伪装。”顾燚赶紧从中协调,避免了一场关于争论。现在比起凶手的身高,能不能确定串并案才是最重要的,他看向了坐在会议桌尽头,一直沉默不语的局长。

 

“局里已经决定,把这起案件并入103案进行侦破。”丁局长语重心长道,“小顾啊,你们专案组都成立半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

 

“局长,您相信我,我一定尽快破案!”顾燚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是没底,这已经是第四次命案了,凶手的反侦察的能力和心理素质都是一流的,每次杀人都像是打游戏一样轻而易举,警方在无数线索中抽丝剥茧,一块一块地拼图,却依旧毫无进展。

 

吴乃言早对103连续杀人案有所耳闻,只是碍于社会新闻的对此的封锁,她了解到的信息并不多。好奇心强烈的她也曾想过从魏清那里套取点资料,可惜魏清早就过上了在山里养花种菜,闲云野鹤的生活,对案子的事儿一概不问了。

 

她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市局早就成立了103专案组,顾燚任组长,组员也都是各队的精英力量——可惜一群精英忙了半年也没抓到凶手。

 

顾燚分配完了各组的任务后宣布散会。吴乃言从压抑的会议室中走出来,在自动贩卖机里拿出冰咖啡,走到走廊的窗户前,叹了口气。

 

“怎么了,小鬼?”顾燚也拿着罐咖啡,走到她身边,“还没开始就泄气了?”

 

“不是,师父。我只是觉得,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原来办案不是像在学校里那么简单的。”

 

“是啊,你要学的还多呢。待会我把103案的卷宗给你,你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嗯……”吴乃言喝了口咖啡,望着窗外,又陷入了对案子的思考。

—————————TBC—————————

这章没有岚岚…我尽力明天让她们俩见面…

想认认真真写个长篇刑侦类的爱情故事,大家多担待着点,后面爱情的部分会多起来的!

PS:

燚读yì,区在姓氏里读ōu…

评论(1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