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海风】逃脱(四)

06.

“田子琪,女,16岁,海风四中高一学生。2018年1月3日晚七点被父母发现死于家中……”

 

“张聪,男,32岁,海风市居民,无业,有吸毒史。尸体于2018年2月18日上午九点在滨湖公园湖中被发现……”

 

“陆小明,男,25岁,乞丐,2018年4月29日凌晨五点尸体在金川路立交桥下被发现……”

 

“还有罗强……心脏主动脉破裂,一刀毙命……全都是一刀毙命……”

 

吴乃言坐在顾燚的办公室里,翻着卷宗,口中念念有词:“有男有女,有小孩有大人,从学生到乞丐……”

 

“你看出什么门道了?”顾燚还在埋头研究今天现场的痕检报告,希望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没有,这种无差别杀人,你们这么久都查不出来,我也想不到什么了。”吴乃言叹了口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过好奇怪啊,你看第一个案子的被害人,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身赤裸,被捆绑起来,身上还有伤痕,但是却没有被性侵的痕迹,这个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女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不过以我目前的判断,应该是个男人。”

 

温柔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打断了吴乃言的思路,乃言回过头,声音的主人正站在门口。

 

来人踩着黑色的半高跟鞋,及膝短裙下是修长的双腿,米白色的雪纺衬衫领口微开,棕褐色的卷发顺着光洁的额角波浪似的披散下来,细碎的刘海下藏着一双深邃的眼睛。而这双桃花眼,此时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眼神交汇的一瞬间,吴乃言像是上课看漫画被老师抓到的学生,羞得低下头。

 

顾燚丝毫没察觉到自己小徒弟此时的尴尬气场,只顾着招呼秦岚:“诶?你怎么来了?我不让你去接孩子吗?”

 

秦岚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得亏自己提前打电话问了老师,要不大中午的真是要白跑一趟:“珞珞幼儿园今天有联欢会,两点多才放学呢,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啊,这都不知道?”

 

她骂得好像有道理,顾燚无言以对,赶紧转移话题:“这么着急过来,想看卷?”


顾燚明知故问,边说边拉开抽屉,拿出准备好的罗强案报告。秦岚径直走到办公桌前,站在乃言身侧,伸手要接过资料,动作幅度一大,发梢就不小心打到了乃言的耳朵。

 

乃言还没从刚刚的尴尬里缓过神,被这么一蹭,酥酥麻麻的,耳朵竟然红了,她立刻唰唰唰翻起了手中的纸,掩饰自己的慌乱。

 

秦岚好笑地皱起眉,跟顾燚打趣:“新收的小徒弟?怎么半天了都不说话啊。”

 

“魏老师闺女,今天才来。乃言,快跟人问好啊,你怎么傻了?”

 

可是这个姐姐该怎么称呼啊?吴乃言在记忆库里略微检索,只对秦岚的脸有一点模糊的印象,不过综合刚才顾燚和她关于接孩子的对话,乃言自信地得出一个结论,她仰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秦岚,像小学生一般庄重地说:“师娘好!”

 

“噗……”顾燚一口茶全喷在了卷宗上。

 

“什么师娘!我是你山风姐姐!”秦岚又好气又好笑,“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小奶盐?”

 

“啊?”山风姐姐?乃言在心里嘀咕了两句,脑中一道闪电划过,终于把这个称呼和模糊的以及串到了一起,激动地站了起来。

 

07.

八岁时,乃言刚被魏清收养,可魏清工作繁忙,经常无暇照顾乃言,就让学生去接送、照料她。魏清这么做,一方面是怕雇来的保姆对孩子不够细心,另一方面,学生们主修心理学,能及时观察到她的状态,替她疏导,尽可能减少车祸留下的心理阴影。

 

而秦岚,就是这些学生之一。那一年她十九岁,读大二。

 

“你好啊言言,我是你爸爸的学生,我叫秦岚。”秦岚说着,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你看,这么写。”

 

“秦山风。”乃言点了点头,看见纸上写得上下过于分开的岚字,认真念着,“山风姐姐。”

 

秦岚小时候被同学们起过山风的外号,那时候觉得太难听了。可现在从这个孩子的嘴里听到同样的称呼,竟然觉得很可爱。

 

“我是山风,那你是什么呀?”秦岚笑着提起笔,笔尖在纸上跳动,写出了“奶盐”两个字,故意逗吴乃言,“言言的名字是不是这么写的啊?”

 

吴乃言急了,伸手要抢秦岚手里的钢笔,“才不是呢,你写错了写错了!”

 

“没错啊,奶盐味的饼干我很喜欢吃呢。”秦岚摸了摸乃言的小脑袋,“待会把作业写完,姐姐带你去买饼干吃好不好?”

 

“嗯!还要吃巧克力!”

 

……

乃言现在还记得,魏清那么多学生里,就山风姐姐最温柔最漂亮,后来她毕业去了国外读书,又留在国外工作,乃言还为此伤心了好久。前几年听魏清说过秦岚回国了,在海风市警校任教,乃言却去了B市上大学。

 

这么一数,竟然有十二年没见了。小时候模糊的影子和面前的人重叠到一起。如今的秦岚虽然年过三十,却比她记忆中的样子更加有魅力了。

 

“山风姐姐!”乃言站起身握住了秦岚的手,咧开嘴角高兴地大笑,“我好想你啊!”

 

“小奶盐长高了好多啊……”穿着高跟鞋的秦岚比乃言高了小半头,“嗯,可是还是没我高。”

 

“小时候你就老说我矮,我就是被你说多了才不长个儿!”乃言忽然想起小时候,秦岚总爱摸着她的脑袋说“小奶盐快长高”,每次秦岚这么做,旁边就有一个人学着秦岚的样子,说“小山风快长高”……是谁来着?

 

“姐姐,你记不记得那时候还有一个人,每次都跟你一起来接我。”

 

秦岚愣了一下,笑容僵在脸上。

 

“咳咳,你们姐俩等会再叙旧!”察觉到不对劲,顾燚不着痕迹地打断了乃言的问题,沉下脸,摆出了队长的架子,“乃言你先出去,我有公事跟你岚岚姐说。”

 

“噢,好…”


吴乃言扫兴地走出办公室,还是没想起来那个人是谁,不过这不重要了,现在她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她真好看。”


——————————TBC————————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