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岚桂坊实录选段之爬床记》

01.

       “女孩和妈妈一起进了电梯,这个时候,女孩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了妈妈的声音:谨言啊,妈妈到楼下了,你在哪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吴谨言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际,她下意识地抄起手边的抱枕,借着投影机微弱的光对苏青一通乱砸。

 

        “妈呀别打了!”苏青大笑着躲开了枕头,“哈哈哈哈魏姐胆子这么小!”

 

        “不许笑!”吴谨言把抱枕一扔,慌乱之中钻进了秦岚怀里,带着哭腔,“娘娘!打她!”

 

        “你看看你把我小猴儿吓的!”秦岚笑着拍了拍怀里小演员的背,一面哄着她,一面数落苏青,“讲鬼故事还要带谨言名字,我是不是得打你?”

 

        “是奴才的错,皇后娘娘息怒。” 苏青起身打开了灯,暖黄的灯光驱散了黑暗,吴谨言这才停下哭闹,可还是没有要松开秦岚的意思。


       秦岚只当她是惊魂未定,继续哄她:“不怕了啊小猴儿,都是假的,你抬头看看我?”


       “不要,我怕……”小猴儿撒着娇,又往秦岚的肩窝里蹭了蹭,秦岚没哄过这么大的巨婴,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向苏青投去求助的目光。

     

       苏青往嘴里送了个葡萄,漫不经心地吐槽道:“你就是想吃你岚姐豆腐吧?小鸡贼。”

 

        “我不是我没有!”吴谨言红了脸,从秦岚身上弹开,正襟危坐,“我都说了不听鬼故事,你还非要讲。”

  

        “对啊,苏苏,你这个故事太吓人了……”秦岚笑嘻嘻地附和小猴儿。

 

       哦豁?刚才这两个人明明听得兴致勃勃,一边互相捏着手吓得发抖,一边催自己快点讲,这会倒开始装无辜了?


       眼前的俩人又开始不知道开始聊什么,笑作一团,苏青一脸嫌弃,看了眼手机,都快凌晨一点了,再不开口提醒,她俩怕是能聊到天亮。

     

       “不早了,明早还有戏,谨言啊,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苏青扬起手机,示意她们看时间。

 

       吴谨言依依不舍得站起来,跟在苏青后头,准备回各自房间休息。

     

        “等一下!”眼看着她们打开了门,秦岚突然叫住了她们,拽着自己衣服的下摆,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我害怕……”

 

02.

       秦岚也不是个胆大的人,从小到大都不敢一个人睡,在家得和父母一起住,偶尔父母不在家,她还要腆着脸去刘芸家蹭床睡。在剧组虽然是一个人一个单间,但是酒店的人多,倒也没那么可怕。

 

       可是今天不一样,看了一部恐怖电影,还听了那么多的鬼故事,刚刚光顾着哄吴谨言,还没觉得害怕,这会一想到要自己待在房间里,她就吓得背后一凉,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开口挽留二人。

 

       苏青立刻明白了秦岚的意思,顺着她的话,“要不我留下来陪你睡?”

 

       “我也怕!我也要留下来!”吴谨言正发愁大半夜会不会闹鬼呢,听见秦岚的话,仿佛找到了救星,赶紧举起了右手,像小学生一样期待着被秦老师点名。

 

       “哪都有你!你看这床能挤得下三个人吗!”苏青心道,我还看不出来你那点小九九?

    

        “挤不下我就睡沙发!”吴谨言嘟着嘴,“你俩今天可别背着我乱搞……”

  

       “说什么呢你!”秦岚佯装震怒,“你俩都给我睡沙发!”


       说完,秦演员便笑着进了卧室,留下两个人面面相觑。


       “有她这么求人的吗?求我俩留下来,还只能睡沙发?”嘴上是这么说,苏青心里也没什么不满,她不爱跟人挤一张床,要真是让她睡床她才难受呢。反正沙发这么宽,一人一个沙发也挺好,“都怨你,非要乱说话,害的我没床睡!诶,人呢?”

 

       一回头,吴谨言已经屁颠屁颠地抱了两床被子过来了,自顾自地把被子铺好,一骨碌躺下了,“苏苏姐姐晚安~”

 

       小演员当然不忘冲着卧室里高喊了一句:“皇后娘娘晚安!!!”

 

       “晚安~”卧室里传来秦岚慵懒的声音。

     

       “尔晴,关灯!”

 

       苏青一脸懵逼,伫在那里仿佛第三盏灯,合着我戏里戏外都不配有姓名。

 

03.

        夜半三更,人儿睡得香甜,客厅和卧室里都传来了恬静又平缓的呼吸声。

 

        一个黑影从卫生间走出来,闭着眼摸索着路,半梦半醒间把这当成了自己的房间,完全忘记了睡沙发这回事。凭借身体记忆,吴谨言精准地推开了卧室门,一头栽向软软的大床,伸手捏了捏,嗯,真的软软的。

 

        秦岚一向睡得死,可这几天兴许太累了,竟然有些失眠,好容易迷迷糊糊进入梦乡,忽然觉得胸口闷得慌,身上一沉,想翻身,胳膊却被压住动弹不得……鬼、鬼压床?!这不会真撞鬼了吧?!

 

        她皱着眉,努力睁开双眼,嗓子却哑得叫不出声,“是梦是梦是梦……”心里默念着,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阵似有若无的橙花香气伴着呼吸飘进了鼻腔,这是……某个小演员的味道。


        顿觉心安,慢慢清醒过来,摸了摸身上的“鬼”,原来只是只睡得不省人事的胆小鬼。

 

        “小猴儿?”秦岚不知道为何这小家伙睡在了自己的床上,试探着轻声叫唤她的名字,见没反应,便轻轻侧身,将她从自己身上摘下去。

 

       两个人转为面对面躺着,吴谨言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腰上,觉得这姿势过于亲近,秦岚抬起手,想要拉开她的胳膊。

 

       “皇后娘娘不要赶璎珞走!”

 

        秦岚心下一惊,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手在半空中悬了半分钟,怀里的人却迟迟没有动静了,原来方才是说梦话。

 

        松了口气,将手缓缓落下,鬼使神差地落在她的额头。

 

        吴谨言并未察觉这一切,她太累了,作为女主,开机一个月以来,几乎没有一天休息,小小的肩膀扛了多少压力。此刻虽沉沉睡着,却眉头紧蹙,咬紧牙关。

   

       你做什么噩梦了,连梦里也在害怕被赶走…秦岚心疼得吸了一口气,指尖轻轻抚平吴谨言眉间的皱纹。又顺着发丝,从眉头一路滑倒肩头。

   

       三分月光透过轻薄的窗帘,从秦岚身后照过来,落在吴谨言白净的脸庞上。

 

        一瞬间,竟不知道面前的是吴谨言还是魏璎珞。纵然她入行十余载,经验老道,人人称赞她一秒出戏,可恍惚之间,也有人戏不分的刹那。

 

        忽然想到剧本里富察皇后的那些台词,秦岚不禁开口,轻声念着独白:

 

        “可是璎珞不同,只有她不同,她是鲜活的,是任性的…”

 

       “她是我的希望…”

  

       “璎珞,对不起,答应了要等你回宫,可惜,我等不到了…”

 

       许是夜深人静人易伤感,秦岚念着独白,竟心头一酸,闭上眼睛,几近要哭出来。

 

       “璎珞愿一生追随皇后娘娘。”耳畔传来清晰又坚定的声音。

 

       秦岚睁开眼,惊愕地看着吴谨言,以为自己吵醒了她——可小猴儿还是双目紧闭,睡得香甜。

 

       “冷…”吴谨言喃喃自语,搭在秦岚腰上的手又收紧了几分。

 

       秦岚笑着拉过被子,将大半分给了吴谨言,又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搂住她,像哄孩子般得拍着她的背:

 

       “那璎珞最爱谁呀?”

 

       “一直都是你…”奶声奶气,脑袋再次轻车熟路地埋进秦岚的肩窝。

 

        原来这小猴儿说梦话的时候这么可爱,秦岚莞尔一笑,对答案甚是满意:“乖乖睡觉…”

 

       可她没看到,怀里的那只胆小鬼也绽放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不幸的是,只能偷偷地喜欢你;庆幸的是,可以偷偷地喜欢你。

 

04.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地板上,苏青翻了个身,慵懒得睁开眼睛。问了自己三个问题。

 

       这是在哪来着?噢,秦岚的房间。骨头怎么这么疼…噢,自己睡了一夜沙发。跟谁一起睡沙发的来着?噢,吴谨言…

 

        目光瞥向吴谨言那边的沙发,空空如也,哪还有人。人呢?!这货居然起那么早?!奇迹啊!

 

       “谨言?”听见厕所传来洗漱的动静,苏青试探性地对喊了一声,“你在厕所吗?”

 

        “嘘…”秦岚叼着牙刷探出脑袋,“小点声,她还在睡呢。”

 

        “睡?哪儿?”苏青愣了几秒钟,“卧槽?床上啊?!”

 

        “嘘!别吵!”秦岚竖起食指,做了禁声的手势,差点没把嘴边的牙膏沫吹飞。

 

        苏青被怼了一下,只得学着秦岚的样子,做贼般得问:“她怎么溜床上睡了!你们背着我干什么了!”

 

       “说来话长,其实我也不清楚…欸,不早了,要不你在我这洗个澡再走?”秦岚试着转移话题。

 

       “不不不,我怕你吃了我,你们太可怕了,我逃了…”苏青翻着白眼,戴上帽子口罩遮挡了一下刚起床的不雅形象,拂袖而去。

 

       即使知道苏青在开玩笑,秦岚还是一脸黑线,算了,这会儿顾不上她了,回头再解释吧。

    

       “小猴儿,谨言…起来啦!”梳洗完毕,秦演员开始充当奶妈,叫小演员起床。

 

       虽然想她多睡会,可是眼看着还有半小时助理就该来接她们去片场了,再不情愿也该起了。

     

       “嗯~我还要睡…”吴谨言翻了个身,裹着被子不撒手。

    

       “再不起来我要掀被子啦?”秦岚戳了戳小演员,拉起被子一角,企图扯开被子。

 

       “再睡一分钟!一分钟~”小演员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

 

      “吴谨言!你还不起来!我生气啦!不喜欢你了!”

 

       没想到叫人起床这么难,秦岚被逼无奈,开口威胁小演员,等会,这个威胁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不过这个威胁看起来很有效,吴谨言瞬间坐了起来。瞪着无辜的眼睛望着秦岚,两个人大眼瞪大眼,片刻以后,吴谨言才回过了魂,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被子,又抬头环顾了房间的布置,目光最后落在抱着胳膊倚靠着门框的秦岚身上。

    

        隐约梦见自己睡在了秦岚的床上,还抱着她睡了一夜。好像还说了什么,岚岚姐最后还温柔地叫自己起床…


        这些竟然不是梦吗?!

 

       吴谨言终于想起来昨天自己是宿在秦岚的客厅的沙发上的事儿。一定是睡得太死,上完厕所把这当自己屋子了,倒头就睡到床上了。

 

       哦豁,完蛋!

 

       “啊啊啊?!”小演员惊慌失措,连滚带爬下了床,“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噗嗤…”秦岚笑出了声,“你怕什么,你是女孩子啊!”

 

        “噢…是啊…”

 

        “别愣着了,快去洗澡,用我的东西就行,来不及了。”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此刻听起来却无比暧昧,小演员带着红红的耳根进了浴室。秦演员轻咳了两声,拿起剧本开始背台词。

        

        又是忙碌而充实的一天。

 

后记——

 

       “某些人啊,看起来胆子很大,缠着别人讲鬼故事,最后吓得不敢自己睡,呵!”

 

        “……”

 

        “某些人啊,说好了一起睡沙发,最后自己睡到床上去了,真是鸡贼,呵!”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那是…”

 

       “某些人啊,平时看着特别聪明,其实居然梦游睡到别人床上去…你以为我会信吗?”

 

       “……”

 

      “某些…”

 

      “我错了行吗姐,封口费要多少?”

 

      “我喜塔腊尔晴岂会被被蝇头小利收买。”

 

      “一杯奶茶…”

 

      “我又不是你,奶茶?幼稚!”


       “十杯!”


       “成交!”

        ……

       不知道十杯奶茶的封口费有没有成功,反正一年以后的某一天,全世界都知道了某位鸡贼爬床的故事。


———————END——————

暧昧时期真好啊~

评论(26)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