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灯

微博@新路灯计划

【玉梦】克星(一)

*古代衍生/HE

*明初背景/平民百姓/日常生活向

*含女扮男装设定,注意避雷

———————————————————

  明宣德三年,六月。


  日落西山,暮色苍茫。杭州府东郊一处竹林深处,两道身影于马车前相向而立,正匆匆交谈,似将作别。


  “顾公子,今日若非有您出手相助,剪烛恐已落入那登徒子之手,大恩大德,白某没齿难忘。”年轻的黑衣男子拱手作揖,口吻真挚而诚恳。


  那名被他唤作顾公子的少年约莫十七八岁,生得颇为俊俏。明眸皓齿,肤白凝雪,鼻梁秀挺,目光灼灼,青丝如墨高高束起,白衣胜雪潇洒俊逸。


  “小年兄弟不必客气,我就是看不惯那王八蛋作威作福,横行乡里!”少年说着从袖口摸出两张银票,悉心叮嘱道,“往后便莫登台唱戏了,这二百两你拿去,应当够盘个店铺营生。”


  “万万不可,顾公子,您已帮了我们太多,这钱我当真不能再收!”白小年连连推辞,面露难色。


  眼前这位少年不是旁人,正是杭州首富顾家商号的少东家顾林,而他白小年不过是个身份卑贱的戏子,哪敢与顾家公子称兄道弟。今日顾林在青楼仗义出手,花了五百两银子替他心上人何剪烛赎身,恩重如山,他已不知何以为报,眼下哪敢再收银票。


  见白小年磨蹭,顾林扬唇一笑,硬生生把银票往他手中一塞:“同我客气什么!我听你唱戏也有许多年了,你的戏唱得那样好,这些银两就当是这些年的戏票吧。我知道那戏班班主待你苛刻,若非为了何姑娘,你也不会一直留在杭州城。莫要再推辞,从前一个人吃苦就算了,往后有了何姑娘,你也替人家想想!”


  听闻此言,白小年不禁转头望向马车,看着那窗上倩影,眼中流出疼惜与爱意。略微思索一番,他不再推辞,收下银票郑重道:“顾公子今日之恩,白某无以为报,日后您若有需要,我定当效犬马之劳!”


  “行了,少来这套!”向来不喜欢这套世俗之礼,顾林摆摆手催促道,“时辰不早了,你们天亮前还要赶到绍兴,快启程吧,我们就此别过!”


  “那顾公子,告辞。”


  “保重!”


  目送马车消失于夕阳之中,少年嘴角渐渐浮起一丝满意笑容,也不知在想甚,竟在原地呆站了良久。蓦地,他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去,不料才将将走进城门,身侧突有一袭黑影闪出,迎面向他扑来!


  顾林大惊,迅疾闪身躲避,那偷袭者登时扑空,直挺挺朝前摔去。眼看对方要摔个狗啃屎,少年又慌忙伸手提住其后心,一番拉扯过后,来人才勉强站定。


  “哎呦!晓……少爷,你吓死我了!”黑影惊魂未定,捋着胸口冲顾林讪讪一笑,原是个丫鬟打扮的少女,亦不过十七八岁。


  “赵雪儿,你吓死我了才对!无端端搞什么偷袭?”顾林瞪了她一记,转而问道,“你怎的知道我在这儿?”


  “我就知道你要送佛送到西,不亲眼看着那对苦命鸳鸯离开,定不会放心,这不就一找一个准嘛!”赵雪儿双手叉腰,面上有些许得意。她虽是顾家的丫鬟,但自幼同顾林一块长大,习惯了没规没矩,揶揄的话亦是张口就来,“你倒是又出了风头,回头老爷再罚抄书,我可不帮你。”


  “那是我爹叫你来寻我的?”顾林双手一抄,皱了皱眉。


  “今日是十五,老爷忙着盘账,才没功夫管你。是那姓王的泼皮,带了几个人满大街寻你,说要好好修理你呢!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回家躲躲。”


  “笑话,我会怕他?他王大人还敢把我抓进大牢不成?”


  所谓王泼皮,姓王名田香,乃是杭州府中出了名的流氓无赖,仗着自己父亲与知府是结拜兄弟,在衙门谋了个虚职,从此横行一方。虽只是个无名小吏,却总是喜欢听手下尊称他一句“王大人”,久而久之,此名号便流传开来,成了百姓对他的戏谑之称。


  “小祖宗!”见这人不以为意,阿雪急忙提醒道,“那王八蛋手底下可养着一帮无耻流氓,个个膀大腰圆,你那花拳绣腿怎招架得住,更何况你还是个女——”


  “嘘!”顾林回过头,下意识向四周张望一番,低声训斥,“真该让赵妈拿针线把你这没把门的嘴巴缝起来!”


  自觉失言,阿雪紧紧捂住嘴巴。自家的公子,不,该说是小姐。自家小姐芳龄十八,大名顾林,乳名唤作晓梦,分明是个女儿家,可打出生起便被顾老爷当作男孩养活。而顾夫人早在生产时就血崩而死,当年那接生婆拿了封口费,过了没两年也已去世。


  如今这世上知晓小姐身份的只剩下三人:老爷顾骏逸、奶娘赵妈,还有赵妈的亲闺女,也就是她,赵雪儿。虽不知顾晓梦为何要女扮男装,但赵雪儿从小便被娘亲教诲,要替这小姑奶奶保守秘密,毕竟顾家对她们母女有救命之恩。


  “走,阿雪。”顾晓梦未再计较小丫鬟的一时口误,背起手大步流星往路边上的小摊走去,“趁着老张头还没收摊,先去吃碗馄饨再回家。”


  “小祖宗,你等等我!”


  不消片刻,两碗小馄饨便端上了桌。


  白滚滚的馄饨冒着热气,阵阵飘香,惹得人食指大动。顾晓梦舔了舔唇,拿起小勺欲饱餐一顿,只可惜勺子还未伸进碗里,面前便传来一声狞笑——


  “哟,顾公子雅兴啊!”


  该死,是王田香那泼皮!顾晓梦怔了怔,低头瞥向对方影子,人数倒还不少。她心中登时一紧,一面腹诽今日没了口福,一面轻轻踩了踩阿雪脚尖,小声念道:“我数三声,分头跑。”


  “你不是说不怕么?”阿雪声音微颤。


  “此一时,彼一时。”顾晓梦深吸一口气,脸上挤出生硬的笑容;阿雪吞了吞口水,紧张地捏起拳头。


  “三——”顾晓梦镇定自若地舀起一颗馄饨;阿雪替自己选好了逃跑方向。


  “二——”顾晓梦吹了吹馄饨,似乎还打算咬上一口;阿雪闭上眼睛,视死如归。


  “一!”顾晓梦倏一下掀翻汤碗,将滚烫的白汤洒向王田香,趁他捂脸惨叫之际,迅速起身朝城外飞奔而去。


  “追!给老子追!”王田香抹了把脸,冲手下一众混混怒吼。


  “大人,分、分、分……分头跑了!”小弟左右为难,不知该追哪个。王田香气不打一处来:“蠢东西!追那个顾林!”


  …………


  已然跑出一大截,身后人依然穷追不舍。天色已晚,前路愈发昏暗,顾晓梦脚步凌乱,不知不觉间竟跑到了城郊小河边。眼前河水湍急,身后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迎头而上。


  她咬紧牙关,突然站定,一个侧身躲过身后人的棍子,反手握住棍子的另一头,猛地向前一送,瞬间撂倒一人。还未来及得意,又有几人扑上来……


  格挡几下过后,顾晓梦已气喘吁吁,从前虽然为防身学过些拳脚功夫,但阿雪所言不错,她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实在难以招架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方才若是跑进城里还好,这怎就慌不择路跑到这郊外来了。这四下无人的,可不就等着挨揍嘛!


  不出片刻便被团团围住,想着无路可退,顾晓梦索性将棍子一丢,背对河水伫立不动,静静望向来人,目光深邃,嘴角含笑,叫人心里发毛。几个大汉面面相觑,不由顿下脚步。


  “呸!顾林!让你他娘的坏老子的好事!”王田香终于赶到,急不可耐地冲手下怒吼,“都站着作甚!给老子好好收拾他!”


  话音刚落,周围却突然传来一阵野兽嚎叫,似是狼群。那些个手下本就被顾晓梦盯得心头发虚,听见狼叫便纷纷面露惧色,不敢动弹。眼看着旁人指望不上,王田香低骂一声“废物”,撸起袖子攥紧拳头便冲顾晓梦面门挥去。


  “啊!”


  伴着一道凄厉惨叫,顾晓梦连连后退,竟失足跌入水中。迅雷不及掩耳,众人皆措手不及。王田香儿不禁一愣,转了转自己的拳头:他方才哪里打中了这小子?


  “大人,顾林掉水里了!”


  “废话!我又不瞎!”


  “捞捞捞……捞不捞?”


  “捞个屁!还不快跑!”


  林中狼叫声愈来愈近,王田香咽了口唾沫,只道情势危急,这荒郊野外还是自身安危要紧,遂顾不得回头,拔腿便跑。


  混混们看向河水,心底甚是为难:打架事小,知府尚能帮着摆平,可闹出人命就是大事了,到时王田香铁定无事,还不是他们被推出来当替罪羊!


  本想试着救人,但河水实在湍急,夜色笼罩下,既看不清水中情况,又听不见顾林叫救命……罢了,这小子是死是活就看天命了!反正大晚上又没人看见是他们做的。


  如此想着,一群人匆匆离去。


  少顷,树丛中再度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先是一条周身漆黑的狼狗露出了脑袋,继而是一名身形纤瘦、面戴薄纱的黑衣女子款款而出。行至岸边,望着漆黑汹涌的河水,女子停下脚步,渐渐凝重了神情。

评论(40)

热度(1061)

  1. 共19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